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

第八百一十八章 让你尝一尝这个滋味(1 / 2)

</p>夏清风这一次真的被惊艳到了,这大剑还可以这样用……。

但他的身体已经毫不犹豫的又是向后一退,躲过了这一剑。躲住一件的时候,夏清风猛地想起对面这家伙喊的是三连斩。莫非还有一剑,不出夏清风所料。他的预判是对的,那从他腰间划过的大剑,又再一次反转,砍向他的双腿。

这很明显是一个连招,发出来几乎在瞬间,也就是夏清风,换个人,恐怕就要在这一招上受伤。正因为夏清风有了预判,身形并不定停止,直接向后掠去。

在险之又险之间躲过了这三连斩……。

三连斩用完,对面的疤面骑士明显有一个停顿的动作,他没想到自己这无往不利的技能,居然没有砍死这个原居民。而他停顿的动作,夏清风并没有趁机出手,他还想看看这家伙有没有其他的能力,

“这三连斩的确不错。喂,你不要发愣,还有什么大绝招都使出来,我还等着见识见识呢。……”

夏清风的话,就像点燃了一个在火药桶,疤面骑士怒火已经从脑门子上冒了出来,双目圆凳。冲着夏清风就是一声怒吼,不带这么欺负老实人的。

大剑疯狂的挥舞着,攻击夏清风。可这时候被他连连攻击了几剑,夏清风一边躲避一边观察,发现这家伙恐怕也就是个三连斩了,没有其他的技能。

伸出手用一左手上的骨鳞盾拳套,直接击向了疤面骑士,劈向自己面门的双手大剑上。

“噹!……”

一声巨响,金属交鸣的声音响起。他一拳居然将这双手大剑砸的像起一荡。

对面的疤面骑士,就感觉自己两只手的虎口,同时一阵一疼。差一点儿握不住自己的武器。忍不住被双手大剑上传过来的巨力,震得向后退了一小步。顿时悚然动容,勃然变色,倒吸一口冷气,面露惊骇之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面这个看起来并不强壮的原住民,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而且他这全都上是什么拳套,居然可以挡得住自己全钢的双手大剑。

要知道,他手里的双手大剑可不是普通的武器,这是只有队长级人物才能使用的。这双手大剑是从矮人锻造师那里收购过来的。禁卫军专用武器,这要比民间的武器锋利许多,以同时也沉重许多。

据采购军需的说,这种矮人锻造的武器中,都掺杂着能够使武器锋利的各种魔兽的爪牙粉末。他以前对自己这把双手剑视若生命。本来禁卫军里就有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训导。

他一直对自己的双手剑充满了信任与信心。可没想到。在这个原住民面前,居然被人家的一拳。砸了回来?他顾不上看对方的拳头怎么样,先看自己的双手大剑,发现双手大剑上,居然出现了几个黄豆大的豁口。

看着豁口的形状,明显是几个骨节儿间距,再看向对方的左手,他这时候才发现,对方的左手并不是空的,上面带着一个白骨森森的白骨组成的全套。怎么看就像一个白色骷髅兵的拳头,握在夏清风的拳头外面一样。

但白色骷髅兵自己的双手大剑杀死不知多少了,哪个白色骷髅兵的拳头能挡住自己的一剑。何况这双手大剑上自己还附加了斗技,那更是无坚不摧。

“你的拳头上的白骨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坚硬?……”

面对对面疤面骑士的问话,夏清风只是微微一晒,他现在也不屑一顾。不想回答这家伙的问题了,看来这个所谓的什么技能骑士已经黔驴技穷了。没有新鲜的招数。原来只是斗气上加了一个三连斩。

这三连斩如果出人意外使出的话,的确可以将自己现实世界手下,那些黄金能力者斩杀。

但如果真的对上王级能力者,那只是送菜的材料。

而自己却是可以轻易杀死王者能力的存在,如此算来的话,这个世界自己好像有点儿无敌。

这时候让他忍不住想起,哈尔提到的国王身边的那个金袍魔法师,魔法公会的会长。对了,那个会长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是叫蒂莫西·伯纳德。

就哈克的意思,好像这个金袍魔法师才是整个人类王国中最顶尖的战力。也是存在于传说中的魔法师,据说他掌握着禁咒。自己真的好想去见识见识那个金袍魔法师的禁咒,看看到底是他的禁咒厉害,还是自己的灵魂领域和眼只杀厉害。

这边夏清风沉吟着的想自己的心事,对面的那两个骑士也从马上跳了下来,握着自己的双手,大剑冲了过来,一左一右站在疤面骑士的身边。

“队长,我们三个一起上杀了这家伙,说不定这家伙是原住民中有身份的人。我们杀了他,也算是立了大功,说不定回到国王那里会得到丰厚的奖赏。赐给我们爵位也说不定。……”

一听到能够被奖赏爵位,三个人的心里都冒出了火苗,要知道在异世界想要得到爵位,那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不要看哈克胆小,人又怂,他是世袭的爵位,从他爷爷传到他爸爸,他爸爸又传给他的。并不是他凭自己的能力得到的男爵。

就算是想被王国册封,最低等的从男爵爵位,也要有惊天的战功。

而眼前这个夏清风,在三个人眼中就是这样一份战功。他的实力越强,就说明他在原住民中的地位越高。这样的身手,说不定就是原住民中的国王也说不定,想想杀死原住民中的一个国王,这样的荣耀,足以得到一份爵位了。

三个人现在已经被利益熏昏了头脑,他们完全没有看出,他们三个人能不能是夏清风的对手。就连一个技能战士,使用了自己的技能,都没有能够伤到人家夏清风,一根寒毛……。

他们三个人一起上,就能杀的死夏清风吗?

现在根本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他们满脑子都是自己,三个人站在国王的面前,被国王封赐爵位的场面,冲昏了头脑……。

三个人成品字形将夏清风直接包围,挥舞着手中的双手,大剑就冲了上来。

“主人小心!……”

看着包围圈中的夏清风有些失神,哈克忍不住在后面高声大喝提醒夏清风。

这时候被三个人包围在中间的夏清风,手突然一动,他的左右手中各出现一只散弹枪,冲着左右两个冲过来的骑士,就是一枪。

“砰砰!……”

两枪几乎同时响起。这两个向前冲的骑士,脑袋瓜子就好像被一辆行驶的火车直接撞上“砰!……”的一声,脑袋瓜子向后扬起。身子却还向前冲,整个颈椎发出“咯吱支!……”令人牙酸的断裂声。

强大的冲击力将这两个骑士直接冲的向后,飞出两米远,摔在地。

夏清风这两枪打的可是这两个骑士的脸。根本就不用看,这两个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摔在地上,身体都扭成了不规则的形状,正常人根本做不出这样的动作。

而对面的疤面骑士冲的正兴,被着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忍不住想收住脚步,可这时候夏清风的两个枪口已经转了过来。双手持着双枪,两把散弹枪冲着疤面骑士。……

让他感觉到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冲上脑门儿。

“砰!……”的一声枪响,夏清风右手中的散弹枪直接开枪。只不过他将枪口向下压了一点,直接轰在了疤面骑士的右腿上。他在听到这两这三个家伙杀了几十个原住民的时候,已经不打算让他们三个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