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

第八百一十九章 踹他两脚(1 / 2)

</p>夏清风的威胁明显起到了作用,这个疤面骑士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双嘴,眼睛惊恐的看着夏清风手中的那个大贝壳。

这贝壳是夏清风从荒岛空间中随手在海滩上捡的。装了一贝壳的海水取了出来,现在他就用目光冷冷的盯着疤面骑士。

“现在你马上给我读出来,这张兽皮上写的是什么?一个字都不要漏。……”

说着话夏清风将树皮递到了这个疤面骑士的眼前。可这疤面骑士看着明显,脸上都是纠结。他还是不发出任何声音。

“现在开始我给你数三个数,你如果再不将上面写的什么给我念出来的话,我就将这一瓢海水倒在你的伤口上。”

“1……。”

夏清风的脸上现出来的狰狞的凶残之色令人发指。

嘴里上翘,露出森森冷笑,一字一句的叫喊出来,刚喊出来一,他的手就一抖,贝壳中的海水倾泻而下,“哗!……”的一声冲在了他的断腿上。

“啊……啊!……”

痛!

剧痛!

痛得发抖的痛!

摧心剖肝、凄入肝脾的痛!

那种痛苦没有任何人能体会,没有任何言语能形容。

疤面骑士发出了最凄厉的惨叫声。剧烈的疼痛就好像海浪一般,一浪大过一浪的,冲击着他的脑神经,让他痛不欲生,头疼欲裂,身体不停地在地面上翻转抽搐,脑袋更是疼的狠狠地撞击地面。

就这样,也不能丝毫缓解他的疼痛感,这一下子足足折腾了几分钟,他才犹如一条癞皮狗一般摊在地上。

双手无力地掐着自己的大腿,他现在大腿大动脉中的血流的更猛了。脸色已经惨白的,犹如没有半丝血色。整个身体上都布满了汗水。就好悬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你,你还是杀了我吧。……”

虚弱的声音从一向彪悍的疤面骑士嘴中说出来,有几分英雄末路的没落感。

“呵呵,杀是肯定要杀你的,你以为你还可以活的过今天吗?只不过在你死以前,我有100种办法让你痛不欲生。这浇盐水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陪着你,将这100种办法从头到尾我们都试一遍。……”

“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这100种办法,试完以后,你肯定还活着。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夏清风现在神态平静而祥和宛如大海,略略抬眼之下,黑曜石般明亮的双瞳透射出来比星辰还要璀璨的光芒。

“你!……,你这个魔鬼,你简直是最邪恶的巫师。我要自杀,我死也不会透露国王的半点消息。……”

说这话,疤面骑士都快气疯了,脑袋上血管汩汩作响,几乎下一秒就会炸裂开来。抬起无神的双眼。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大剑已经被他甩出十几米远了。想要自杀,他现在双手攥着自己的大腿。连手都没有,连武器也没有,他怎么自杀,他现在已经浑身无力。

过多的失血,让他的口舌感觉到干燥,嗓子眼儿,火烧火燎的。他想喝点儿水。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对面那个原住民,居然手一抖,凭空变出一瓶水来。凑到自己的嘴边,咕咚咕咚喝下了多半瓶儿。这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

“能!……,能给我点儿水喝吗?……“

夏清风就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依旧拿着剩下的小半瓶水,看着远处的哈克在那里忙活。哈克现在已经砍掉了四只风魔豹的爪子。眼看就要砍完了。

“求求你,给我点儿水喝吧。……”

躺在地上的疤面骑士,忍不住自己口中的干渴。向夏清风说出了求字。只是他没有发现,夏清风错过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将头转过来后,那一丝微笑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依旧冰冷冷的看着他。

“我为什么要给你水喝?我连问你一点儿小问题,你都不想回答我。我只想知道这张兽皮上写的是什么。你想一想,就算是你不告诉我那边的那个哈克也会告诉我的。你这样的坚持根本毫无用处。只要你告诉我这张兽皮上写的是什么,我就将这剩下的水给你。公平交易。怎么样?……”

夏清风看着倒在地上丢了一条腿的疤面骑士,心平气和的说道。

就好像他真的在一家商店里和老板讨价还价一样,疤面骑士被他的态度气的额头上青筋暴起,这个原住民太无耻了。只不过喝口水而已。

自己先前杀死的那么多原住民,怎么不知道。他们这么狡猾,这么阴险,这么卑鄙……。

不过他转念一想,好像这个原住民说的也没错,毕竟那边就有一个自己异世界的小领主。在那里被这个原住民指使的,跑来跑去唯命是从。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看得出。等那边的小领主只要忙活完,就可以帮这个原住民翻译出自己国王命令,这样的话自己的坚持的确是毫无意义。

想通了这点,疤吧面骑士脸上还是有些勉强,嘴唇动了动,嘴中狠狠的吐出一口气,还是认怂了。

“好吧,我告诉你,这张兽皮上写的是我们国王的命令。我也不给你按着原文念了,只告诉你大概的意思,他就是我们国王让珍迹市的大领主。在原地赶快站稳脚跟,国王许诺大领主,只要他占领的地盘,以后都是他的领地。……”

“另外,近期国王和金袍魔法师将携带我们异世界的部队。对在岔舒市的兽人发起进攻,希望到时候大领主可以派出部队。对岔舒市的兽人进行骚扰牵制。两面夹攻,争取这一次可以将岔舒市的兽人全部拿下。……”

“就这些没有了吗?……”

夏清风依旧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看着他。

“没了,真的没了,这上面就写了这点事情。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疤面骑士回答着夏清风的话,眼直勾勾的看着他手中的水瓶。

夏清风微微一笑,将水瓶递给了他。这疤面骑士双手攥着自己的断腿,不敢撒手。他只要一撒手,那断处的大动脉中,就会血流的就跟小喷泉一样。

他只能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断腿,没有手来接,只能将嘴伸过来。

夏清风也不难为他,直接将水平怼进他的嘴里。

“咕咚咕咚!……”

将剩下的水喝的一滴不剩。夏清风看他将水喝完,将手中的水瓶甩了出去。扔在了旁边。

“那么现在我在问你下一个问题,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愉快。不要像刚才那样浪费大家的时间。你们王国王在蒙水市有多少兵力?你不要试图隐瞒我,我们也有我们的侦查手段,其实这些问题我们早已经知道了,只不过没什么事情。你看我的奴隶笨手笨脚的,干个活儿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干完。我只是无聊和你聊聊而已,你可以不说,我现在就可以杀死你。结束你的痛苦。……”

“120万!……”

地上的疤面骑士冷冷的回答了夏清风的话。

这万事开头难。这逼供和招供是一个道理,只要有了第一次。那么后面好像就顺利了很多。

“嗯,……”

夏清风点了点头,那意思表示他没有说瞎话。其实夏清风内心也暗暗心惊,就是人类国王,居然聚集了这么多兵力。120万。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不过他脸上却不露出丝毫继续问道。

“这120万都是什么兵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