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

第八百二十章 一个小小的从男爵(1 / 2)

</p>没走多远,珍迹市已经远远可见。路边一个巨大的牌子上写着,珍迹市欢迎你。

看来从这里开始,已经属于珍迹市的市郊了。

这时候夏清风看到远远的走过来十几个幸存者。这些人还开着一辆车。只不过这只是一辆很小的皮卡,上面堆满了东西,而幸存者们就在车边走着,每个人身上也背着背包,简直就是一副逃难的难民样子。

这十几个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这些人看到夏清风和哈克骑着高头大马缓缓的走来,都面露惊恐的表情,尤其是眼睛,看到哈克身上那肮脏陈旧的贵族服。都是脸色一变。

有几个年轻人还攥紧了手中的武器。

“不要害怕,我和你们一样,都是珍迹市的市民。……”

夏清风看了他们的样子,立刻用平行世界的语言和他们打招呼,脸上带着微笑,这些人听到夏清风的话,脸上的戒备表情稍微松了一下。

“你不是那些异世界的人吗?……”

其中有一个年轻人手里握着一根金属球棒,大胆的向前走了两步,问向夏清风。

“当然不是,你见过异世界的人会说我们的话吗?苍龙集团知道吗?海沧龙董事长和我很熟的。”

夏清风这时候不得不拿出海沧龙当挡箭牌了。毕竟他的企业在珍迹市中是非常有名的。

“海沧龙董事长,你认识海沧龙董事长,我也是苍龙集团的员工呀!……”

这年轻人明显激动了起来,确认过眼神,是对的人。

到这时候,旁边的哈克就跟一个傻子一样,他就完全听不懂夏清风和这些人说什么了。

“太好啦,能在这里碰到自己人,大哥,你刚才可真把我吓了一跳,因为我看你们怎么骑着马过来了。这马好像……,不是,好像这马就是……”

“别担心,这马没有错是异世界骑兵骑的,我刚才杀了三个异世界的骑兵。所以现在这三匹马是我的了。”

夏清风说的轻描淡写,随和而随意的语气中带着丝丝戏谑。听到这话,现场惊恐一片,每一个人都夹紧了菊花,屏住了呼吸。他却不知道他的话,在这些逃难的幸存者心中,却掀起了什么样的惊涛骇浪。

“什么?不可能吧,大哥可不能吹牛啊,那异世界的骑兵可是很凶残的。我们十几个人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们一个,他们身上穿着盔甲。手里拿着双手大剑,那攻击力,一剑一个人头飞起呀!……”

这年轻人明显见到过异世界的士兵追杀珍迹市的市民。现在说起来,脸上还是一副惊恐的表情。

“哦,我就是想问问你们珍迹市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夏清风也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

“大哥,我看你们这怎么好像想进珍迹市呀。现在珍迹市里,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那里简直是人间地狱。我劝大哥,千万不要去珍迹市。”

这年轻人明显很紧张,看到夏清风以后。透着一股自然的亲切感,现在他不回答夏清风的问题,反而替他担心了起来。

“我们这些人,你看到没有,是好不容易才从珍迹市逃出来的。现在那珍迹市里简直太乱了,到处都是哥布林,半兽人。尤其是那些史莱姆。大哥,你不知道那些史莱姆太可怕了。算了,不给你说了,……”

“大哥,这本来我们是被困在一个居民楼里,谁也不敢露出去。甚至连楼上都不敢去,都只藏在地下室里才躲过来。后来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了,我们几个年轻人就出来找一些吃的。没想到看到半兽人和那些异世界的士兵。打了起来。这不我们再回去喊上,大家趁乱跑了出来。”

“现在这珍迹市里应该打成一锅粥了吧,也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

“O,是这样吗?”

夏清风终于听到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打起来了,那对于他来说应该是好事情。那你们这些人现在想去哪里,夏清风也关心的问了他一句。

这个年轻人手里攥着金属球报,有些尴尬的。向四下看了看。

“我们在那个居民楼里,困的时间很长,而且手机也没电了,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我们只是逃出珍迹市。现在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去。……”

“这样的话,你们就顺着这公路一直走,直接到前面不远的由侯镇那里,现在是安全的。”

“是吗?大哥也是从由侯镇过来的吗?那你现在什么情况?是不是有政府的救援军在那里?……”

“哈哈,你们去了就知道了,总之那里很安全就行了。”

说着话,夏清风也不再理这个年轻人,一拨马头。脚在马的肚子上轻轻磕了一下,这匹战马立刻向前跑了出去。

后面的哈克见夏清风走了,立刻也跟了上来,三匹马顺着公路向珍迹市跑了过去。

而留下后面十几个人,傻呆呆的看着夏清风,就这样冲进了珍迹市。

进入珍迹市走的不远,夏清风就已经听到前面震天的喊杀声。和随着一阵阵清风送过来的血腥味儿。

这种味道他很熟悉,很显然,前面是一片不小的战场。看来这一次异世界的人类部队和那些盘踞在珍迹市的半兽人,打的很猛。

夏清风一边向前走着,一边计算着距离,一边用眼睛四处观察。

他想找一个制高点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路走来,夏清风倒是见到不少躲躲藏藏的幸存者,还在不断的从各个犄角旮旯钻出来,然后惊恐的向珍迹市外边跑去。甚至都远远的躲开他们三匹马。看来这次趁着半兽人和异世界人类士兵打仗。向外逃的珍迹市市民还不在少数。

他现在也没有心情和这些幸存者们打招呼,询问情况。

越往里走街道上传过来的,喊杀声越是响亮,这时候夏清风身后的哈克,胆小的属性又开始发挥作用,哆哆嗦嗦地在夏清风二边开始絮絮叨叨,

“主人呀,差不多了吧,我们不要再向前走了。他们打他们的,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主人,你看那边商店还是很好的,保存的那么完整。太漂亮了,你看那件商店的门,居然是用整块水晶做的。这得需要多少钱呀?……”

这哈克进了珍迹市,基本上就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差不多,两只眼睛有点儿不够用了。要不是前方传来震天的喊杀声。夏清风可以肯定这家伙敢把那个商店门口的玻璃门卸下来。扛到背上。

“就在这里吧……”

夏清风几听他说的话,也看到了,这是时候,他在珍迹市的主公路边上,这里一溜商场还保留比较完整,尤其是这排商店的后面有一栋高大的居民楼。看样子有十几层高。

几乎是这一片保存最完整的建筑了,其他几栋和他一样的居民楼都已经被摧毁,倒塌。变成了一片废墟,瓦砾。

“哈克将马赶进这个商店中,栓起。藏好。……”

夏清风对自己的奴隶吩咐到,哈克虽然不知道夏清风干什么,嘴里也低声的嘀咕着,但却忠实地执行了夏清风的命令。

将三匹战马赶进商场里,将缰绳拴在一个厚重的实木货架上。这三匹战马也是老老实实的待着。

“主人,我拴好马啦。下面我们干什么?是不是要吃饭了?……”

“你他,妈,光知道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