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第209章 宋怀不辞而别(1 / 2)

出了御书房,宋屿原本淡漠的面色变得凝重。

陛下突然提起宋怀,还将此事交给他,只怕是已经查过宋怀了。

陛下不会无缘无故突然去查一个东厂的人,除非...他已经知道宋怀和永乐公主走近一事。

...

宋屿走后,永嘉帝翻看着手中的万民书,过了好一会,还是觉得心中烦躁,又给合上了。

高声端着茶,放到永嘉帝手边,“陛下。”

永嘉帝却哪里喝得下去,“你说,朕就这样把人给赶走了,回头永乐是不是得进宫来找朕算账?”

高声笑笑,“公主最是敬重陛下,怎么会呢。”

公主一直待在宫外,陛下只怕是真恼了,这才将人遣去济北,这一来一去加上查案,短则数月,长则半年一年的。

这是铁了心要将两人分开。

永嘉帝冷哼一声,端起茶盏,喝了两口茶,才觉得舒心了不少,“敬重?朕看她是快把朕给抛脑后忘得一干二净了。”

高声看向那盏茶,低声道,“陛下觉得这茶如何?”

听高声这么问,永嘉帝这才注意到方才喝过的这盏茶,好似与平常喝的茶,味道又有些许的不同,又拿起来,喝了两口,舒心的眯了眯眼,“好茶。”

高声这才挂上笑脸,“这是公主方才带来的,说是养身茶,叮嘱着老奴,每日都要给陛下泡上一两盏呢,可见公主心里头是惦记着陛下的...太子殿下那,可没有。”

永嘉帝看着手里的茶盏,又狐疑的盯着高声看了两眼,“真的?”

高声神神秘秘道,“老奴特别问过的,公主进宫就是直接来陛下这了,这带着的,就这独一份,别的...没有。”

陛下的小心思,他可都懂。

听高声这么说,永嘉帝嘴角一弯,放下了茶盏,心想,这还差不多。

“分点给太子送去,他这几日情绪不好,若是让他知晓了永乐没给他送茶,心里头怕是要堵得慌。”

高声笑着,“是,老奴这就让人给太子殿下送去。”

陛下这意思,是要让太子知道,公主进宫来了,却是只找了陛下,只给陛下送了东西,没给太子送什么,这心里头念着的,那可都是陛下一人。

高声笑,他跟着陛下几十年,陛下这些个小心思,他都懂。

...

周言皱着眉头,“这...陛下怎会将此事交给宋怀?”

旁边的宋怀没有说话,只是接过宋屿递过来的圣旨,看都未看一眼,便收了起来,“属下先去收拾东西,明日便启程。”

宋屿点头,“这次的案子不简单,周言乘风和你一起去。”

宋怀应下,这才拿着烫手的圣旨离开。

周言看着宋屿,心里有些忐忑,“师父,陛下他不会是发现了...”

发现了宋怀和公主的事,所以这才将如此烫手的案子,交给宋怀去办,有意为难?

宋屿眉色凝重,“去济北的这一路,小心些。”

周言应下,此次去济北查案,朝中必会有人知晓暗中阻挠,怕是这一路来回,都不会太平了。

...

“沈小昭,这都多晚了,你家宋大人肯定不会来了,我肚子都开始叫了。”

“吃吧,吃吧?”

谢临一边说着,一边打着哈欠。

这都过了晚膳的时辰了,还等呢,再等自己都快饿成傻子了。

沈千昭皱着眉头看向外头的夜色,宋怀昨日说了今日会来用膳,他一向说到做到,不曾食言的。

此时,公主府后门外,周言扛刀提着包袱挡住了宋怀的去路,面色严肃,“你疯了吗,还进去?!”

宋怀握着刀的手紧了紧,“我说一声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