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支线

第1章 就从这个啵开始变化吧(1 / 2)

感觉左手肘,被轻轻的碰了碰~

“铛~”

一小截白色粉笔头,高速砸在赵长安眼前的窗户玻璃上。

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白点。

然后反弹在他左眼角上面。

“哎呦!”

疼得赵长安一声惊呼,狼狈的捂着左眼。

感觉眼泪花子都冒了出来。

“哈哈~”

高三6班教室里面,顿时一片笑声。

尤其是赵长安的死对头喻应明,‘呱呱’的老鸹音儿特别刺耳朵。

“赵长安我看你的心都飞出去了!先别着急着熟悉业务,像你这成绩再不拼死努力,四个月以后这个工地还没结束,你正好过去搬砖。”

物理老师陆大鹏对自己这一手本来射偏,却又峰回路转的神技非常满意。

“哈哈~”

教室里面,又是一阵欢快的大笑。

不过除了十几个同样混日子的幸灾乐祸,十几个自认为成绩好的满脸不屑的鄙夷。

其余的同学基本都是打酱油的感觉有趣,倒也没什么恶意。

“赵长安,就你那破成绩,我包票,你铁定是咱班第一个挣钱的,啧啧,你可得请~”

“嗖~,啪!”

“哎呦!”

遽然变色的陆大鹏,这次用了一整根粉笔。

攻击方式也由两根手指的‘弹指神通’,变成了整只手掌‘狂拽叼猛狠’的砸。

质量还算过硬的粉笔。

硬是在坐在第六排正中,说得不亦乐乎的喻应明脸上,打出了‘啪’的一声声爆。

炸成三截。

疼得他一声惊叫。

整个教室,顿时寂静下来。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当大鹏金翅雕手里的粉笔,由弹变砸的时候。

就表示他真的动怒了。

而这时候,绝对不能轻易的招惹挑衅这个毛炸了的,物理老师加高三年级教导主任。

“我知道你们同班之间,有很多的明争暗斗,各种不服,较劲,对立面。”

陆大鹏眼神发着精芒,环视教室。

“但是这里是学校,应该是最干净学习的地方!我不管你们以后进入社会在外面怎么搞,如何的拍马溜须,舔钩子,碾压,玩阴的,逞强斗狠,~不要给我带到学校来!”

赵长安放开了左手,

眼角还疼疼的泛着泪花。

然而这点疼和心里的惊涛骇浪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熟悉又陌生的明亮教室。

窗外草长莺飞,春光明媚的三月初春时节,几栋高楼正在金黄色的油菜花田中央拔地而起。

还有那一张张熟悉又陌生,变得充满了胶原蛋白的年轻的脸。

只有九十年代末的记忆和影视里面,才看到的淳朴穿着打扮。

还有,

这段如同深刻在记忆里面的话。

赵长安心里默念:“但是这里是学校,至少在学习上是最公平的地方,没有高低贵贱蝇营狗苟。”

陆大鹏喘了一口气,大口喝了半杯茶水。

继续威严的轰道:“但是你们记住了,这里是学校,至少在成绩上是最公平的地方,没有高低贵贱蝇营狗苟!”

声音洪亮,震得教室嗡嗡有声。

“在外头你可以讽刺嘲笑别人,但是你们记住,这里是学校,你们没有资格对任何同学进行这样的人身攻击!”

“到了外面,社会上,你可以嘲笑打击鄙夷看不起哪一个人,我也管不着。但是你们给我记住了,在这里你们没有资格对任何同学进行这样的人身攻击!

有本事用在学习上面,成绩见真章!而不是用那些乱七八糟恶心下作的手段!”

“还真是啊!”

赵长安用双手紧紧的捂着脸,

狠狠的揉了一遍又一遍。

“特么的还真是啊!”

在赵长安漫长的人生长河之中,语言领域记忆力超群的他,有着几次清晰的语言片段复读记忆。

这就是其中的一次。

这就穿了啊啊啊啊啊???

赵长安忍不住看了一眼前桌。

长得白白胖胖珠圆玉润。

张顺。

他还活着!——这时候,他当然还活着!

都十几年没见了吧?

又悄悄的往外面,大约两百米远的几栋在建高楼望去。

在那里,

他的父亲应该正在搬砖。

母亲应该正在洗菜劈柴做饭。

“我陆大鹏~”

“铃铃铃~”

听到下课铃声响起来,教室里面顿时响起了一片放松的呼气声。

陆大炮的炮击,

今儿可算是结束了!

这一节课,耳膜和大脑整整被狂轰乱炸的轰击了十几分钟。

轰得众人都是瞳孔失焦。

脑袋跟挨了几百记铜锣敲一般,嗡嗡响。

苦不堪言。

“唉!”

正即兴发挥,讲得慷慨激昂的陆大鹏,不禁满脸失落。

尿不尽兴啊!

随着下课,教室里面顿时热闹起来。

聊天,伸懒腰,结伴上厕所或者去买吃的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