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支线

第706章 权力既正义(1 / 2)

只不过两人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那副传说中的门联。

“不会是古文物珍贵,晚上关了门吧?”

假如灵隐寺里面确实有这副古门联,赵长安也确实想看看,不是看这句对联的用词押韵意境,而是想看看这副门联的真迹。

既然这副门联古往今来被这么多的人推崇,估计字也绝对不俗,来了却看不到,身为一名书法协会的会员,赵长安不免心痒痒。

“这是随缘,你要有王子猷那种雪夜访戴的心境,反正我是已经很满足了。”

夏文卓笑笑,并没在意:“可遇可不遇。”

其实这一路闲逛,她都没有留意那些刻在石廊门柱上面的诗词对联写得是什么,而只是在单纯的享受着这种宁静和惬意。

“王子猷是拿戴安道这个锅刷自己的逼格,就像你好不容易做了一桌子美味的菜,做好了就把菜倒了,说是自己就享受这种做菜的过程;这不是傻比就是装比。”

赵长安显然不认同。

“其实对女人来讲,过程和结果一样重要,缺一不可。”

“女人?你还是小丫头吧!说得自己多历尽沧桑似的。”

夏文卓又笑了笑,在夜色中主动拉着赵长安的手,不和他争。

两人继续在寺内漫步。

“你暑假不回去吧?”

夏文卓突然问。

“我除非疯了才自投罗网,估计现在老牛和夏文阳生撕了我的心都有了。”

赵长安说得厉害,不过脸上在笑,显然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你也知道呀。”

夏文卓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埋怨,毕竟这次赵长安放火烧牛蒙恩这个城门,把她父亲的池子也给坑干了。

而且坑的不轻,搞不好池塘就要变成火炕!

“没有办法,让我和他们易地而处,除非夏武越这个猪脑袋想不到,夏文阳但凡有一点机会都绝对会做得一点都不比我差,甚至,不是甚至,而是绝对会比我还狠!他们这老一辈儿在丛林里面呆惯了,讲究个菩萨心肠金刚霹雳手段,笑面杀心,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而我,其实就是他现在悔之不已,漏网的一棵小草。”

赵长安的这些话,夏文卓没有反驳。

父亲这个人的性格,复杂而强硬,守旧而又蔑视传统习俗陋规,更是心硬如铁,心狠手辣。

就像她的名字,其实她一开始并不叫夏文卓,只不过上小学的时候看了卓文君和司马相如这部电视剧,就要改名字叫夏文卓,因为她哥叫夏武越。

文卓,武越。

当时她妈直骂她傻,不过父亲却笑着说:“你想这么叫,那就这么叫;连这点打破的勇气都没有,在乎世俗的话,那你还能成个什么事情?”

就像在把赵书彬夫妇一群人清理出一建以后,纵容他儿子和小舅子,对赵长安进行各种肮脏的欺凌。

——

如果不是夏武越在正月初八那次是想要赵长安的命,而不是只是简单的教训一顿;那么这一次夏文卓也不可能选择沉默,眼睁睁的看着文阳集团陷入漩涡。

因为她发现哥哥夏武越对赵长安的攻击,是带着身体毁灭的目的,而赵长安的攻击只是打击降层。

如果用武器来比喻,那么一个是原子弹毁灭,一个是温压弹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