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仙不是剑仙

第19章 西行传道的目的。(1 / 2)

</p>“西行传道?”燃灯佛祖听到这四个字以后,面色并未太多变化,似乎早就有所准备。

“对,就是西行传道,至于其中的意思,你燃灯心里应该很清楚吧?”广成子眯了眯眼睛。

也就是赵老哥在这里打圆场,否则他很难坐下来和燃灯这个叛徒多说点什么。

至于为何要西行传道?

其内到底都有什么意思?

甲,金蝉子已然被实锤了,就按照他现在的状态来讲,那肯定是接触过鸿蒙紫气。

而阐教、截教、西方教又都想把他带走,那旁人肯定也会进行阻拦。

如果不想在现如今的情况下,就引发大教开战。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任金蝉子的自由,他们则通过暗中观察的方式,进一步锁定金蝉子到底是接触过,还是已经彻底拥有!

至于怎么判定金蝉子是否拥有鸿蒙紫气?

很简单,

那就是金蝉子福缘逆天,哪怕碰到在邪乎的事情,他也都不会死,还会让各种意外所救。

到时候,诸多大教下定决心,在开战争夺也不迟。

乙,说的再多,金蝉子打了阐教的脸,还让整座修炼界都知道了,圣人脸面都丢尽了,所以西方传道也是阐教找回脸面的最好机会。

那就是,金蝉子将以和尚的面孔,一路西行,并向外界传递,他要盘依我道……

没错,就是把脸打回来,我让你这个西方小圣人的二弟子,做出一副要成为道士的样子,就是恶心你们西方教。

丙,此番西行传道,除了金蝉子这位西方教的人手以外,道门三教自然也要派出人手相随,他们即是观察者,也属于被观察者。

主要看着三人会因‘金蝉子’的问题,其灵台蒙尘的症状会有多严重。

大家再从而做出最终的决定。

丁,此番西游之路,若金蝉子并非鸿蒙紫气的拥有着,但只要手段得当,未必不能会吸引出真正的鸿蒙紫气!

于是乎,

燃灯佛祖稍作沉思,便沉声道:“也罢,虽说贫僧认为这就是个误会,可金蝉子做错了,那他就是做错了,何况圣人的面皮也丢不不得。

你们既然让他西行传道,那就让他西行传道吧。

但贫僧有个问题……

你们想让他怎么传?”

赵公明拍了拍广成子的肩膀,笑呵呵的说:“修为境界封印,我们人、阐、截各派一人跟在他左右,一路西行就慢慢传咯,保证护他周全就是了。”

“哦?”燃灯挑了挑眉,轻笑道:“你们都能代替人教说话了,莫不是那个赵青蝉?”

“自然不是。”广成子连忙打断,并沉声道:“肯定是让卞庄跟着他……”

此言一出。

燃灯又瞥了眼想要开口,却又闭上嘴巴不言的赵公明……

很显然,道门三教看似联手,实则也不是心连着心。

他们不敢指派那个应劫之人赵青蝉,想必也是害怕应劫之人可能会对鸿蒙紫气有着特殊的吸引力。

若是人教弟子获得了鸿蒙紫气……

旁的不说,玄都大法师就算在咸鱼,他也会立刻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让人争无可争。

至于燃灯为何不过于担心?

那就是西行传道,即是打他们西方教的脸,实则也是道门在做出的一丢丢让步。

因为西行、西行,主要的旅程都在西域传道,也就是他们佛门的地盘。

到时候,

金蝉子若真有什么较为特殊的地方,他们西方教才是动手最快的那一方。

当然,其中到底还有多少层套路。

燃灯其实也说不准,但说一千道一万,讲究的还是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道门有什么招数,他西方教尽数接着就够了。

其中最最最关键的就是……

金蝉子体内若没有鸿蒙紫气,大教之战若还是因他们的决定而开启,那凡间界的生灵必定死伤无数。

到时候,哪怕是他们,估计也承担不住这种因果。

就酱,

由于人教关键人物不出,三教大佬商讨一番,便决定稍作休息一天,明日接着进行十二道子之争。

而根据一些商讨,燃灯佛祖也提出了个意见,那就是随行人员也不能全都道门中人,佛门也会派出一人相随。

对于这点,广成子、赵公明稍稍做出让步,也就同意了。

………………

“唐…唐老大你这都没被阐教的人给带走?”卞庄看着金蝉子满脸迷糊的往这里走,他多少是有点慌的。

甚至于,金蝉子往这里一走。

顿时,此处的观礼席,直接就化为一片空地。

不少修士宁可没有座位,也不想在这里呆着,生怕沾染某些因果……

乃至在卞庄的心里,他就算心知唐老大是西方小圣人的二弟子,可他惹了那么大的麻烦,阐教也没道理将其轻松放过啊?

而金蝉子走过来以后,他倒没有埋怨两者的算计,只是自言自语的说着:“贫僧是没被人带走。

可按照燃灯佛祖的传音来说,你们道门似乎是打算在秋后算账。

更离谱的就是,

你们道门竟然让贫僧重走西游之路,还要在路上去传播什么道门道义,并有三位道门弟子,一位佛门弟子,还会盯着我在路上传道……”

此言一出。

许仙挑了挑眉,便给卞庄丢出一个眼神,你要重走西游之路了,八戒……

卞庄嘴角一抽,连忙问道:“跟你重走西游之路,都有谁?”

“人教,你。”金蝉子没好气的瞥了眼卞庄。

有一说一,如果是赵青蝉的话,他会更开心一丢丢。

因为此人太能打了。

他此番西行之时,修为必会被封印,若是舔好了这位玄都小法师,那他必然会像悟空一样,护住自己的周全。

虽说他不知为何上面会让自己重走西游之路。

但此番西行传道,肯定没那么简单。

只是任凭他冥思苦想,依旧搞不清楚是为什么?

“除了我以外,其余道门弟子还有谁?”卞庄抽了抽嘴,他为了摆脱八戒的阴影,都已经转世重生了。

万万没想到啊,今生还要在跟着这秃驴重走这么一遭。

“其余人……”金蝉子耸了耸肩:“不知道,除了你以外,其余暂时还未确定。”

卞庄面无表情。

许仙则摸着下巴,琢磨着重走西游之路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

…………

此时此刻,

阐教的云山之上。

广成子看着下方的诸多阐教弟子,还有纯阳宗掌教、龙虎山天师、紫霄派掌教等人。

他稍稍挑眉,便沉声道:“金蝉子就算是西方教的圣人弟子,可他既然敢口出狂言,辱我阐教门人,那依旧也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那就是,

金蝉子将重走西游之路,向满是佛教徒的西域之地,反向传播关于我道教的教义。

不知你们这三道宗,可有那些天资纵横之辈,能承担这份重任呢?”

此言一出。

众多阐教的转世神仙,便知道他们不再选择范围内。

因为广成子选的就是‘三道宗’的弟子。

同时他也在表明一点,那就是三道宗的弟子,似乎是某人有着一定的特殊性。

一时之间,

纯阳宗掌教、紫霄派掌教便连忙开始推销门下的道子……

每当一个名字被说出来。

广成子还有他背后的玉鼎真人,就在全力推算着什么,并不断否决。

与此同时,

唯独不曾开口的龙虎山的老天师,他则在一旁摸着下巴,看似是若有所思。

实则,

他正在自己那巨大的储物袋里,寻找着某些东西。

或者说,他正在储物袋里找关系!

至于这关系,

自然是龙虎山祖师爷与广成子的关系。

龙虎山祖师爷早已飞升天界不知多少年月,虽说不曾踏入大罗金仙之境,却也能在诸多老牌金仙之中,能彻底站稳脚跟。

否则他也没资格跟随在玉帝,并成为天帝御用的四大天师之一。

甚至于,

他还曾入过玉虚宫,被广成子赏赐了一枚玉佩。

而在三界不曾隔绝之时……

老祖宗曾下凡的时候,张维安还凭着不要脸的劲,从老祖宗手里要来了这么一个信物。

于是乎,

张维安在那满是法宝和灵石的储物袋里找了又找,翻了又翻。

终于。

张维安取出了那枚玉佩,也就是那个信物。

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