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佣兵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变异嗜血虫(1 / 2)

</p>偷是一门艺术。当然,要多么无耻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就好像一些人说偷书不叫偷,还自封为雅贼一样。和郎战面对面的家伙叫库鲁克,斗牛国的一个有一点名气的魔术师。他还在犹豫,管理队伍里一人叫破他的身份,他朝对方翻两下白眼,对郎战说:“我觉得它很美,就想拿过来鉴赏一下——请您一定相信我。”说着,同样右手一翻,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出现了郎战面前。

达摩克利斯之剑分量很轻,但体积不小。郎战一般把它插在背后,有的时候也会直接挂在腰间。不管他以哪一种方式佩戴,库鲁克能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它取走,这份手速,这份淡定,非常的惊人。库鲁克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的没注意到,手握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剑柄,剑尖朝向郎战,将剑向郎战递去。郎战似乎毫无戒备的伸手去抓,忽然,一道白光在他们之间炸开,一片惊呼声中,达摩克利斯之剑到了郎战手上,库鲁克抱着自己的右手手腕快速后退,一边说:“加百列,小心了,下一次你丢的就不是剑了,也许会是内裤,也许会是你的心脏!”

郎战冷哼一声,嗤道:“有种你别跑!”

库鲁克:“这是你的地盘,我不跑我等死啊!”

郎战再次冷哼一声,说:“我记住你了,小偷先生!”

“Nonono!偷是一门艺术,你可以叫我魔术师先生——”库鲁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人已经消失在了甬道口。外面的甲板上先是有“咚咚咚”的脚步声传来,继而,有“噗通”声响起,有人向郎战报告,说库鲁克跳海了。

郎战没把这个库鲁克放在心上。两人刚才短暂的交手,郎战虽然没能如愿切掉库鲁克的手掌或者手指,但是却挑断了他的中指和食指的指筋。以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吸血属性,库鲁克就是能找人及时接上,但也永远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灵敏程度了。郎战觉得,对库鲁克这种靠手吃饭的人而言,这才是最正确、残忍的惩罚。

库鲁克下手偷郎战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只能算是一幕插曲,郎战之所以不追他,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便在于还没能解决掉嗜血虫这个威胁。自从先后出现三个海盗强森之后,郎战现在对远古魂魄以及一切与他有关的东西都表现得非常的警惕。远古魂魄和嗜血虫的事情,郎战曾经和科尔等人非常认真的商讨过。他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不是因为太阳光恰好是嗜血虫的天敌,那么地球上现在应该已经成为远古魂魄的猎场了。

嗜血虫的出现,意味着远古魂魄也就是圣君组织可能掺和了进来,那么,这里就不是久居之地了。而要想离开,首先必须恢复通讯。“情况发生了变化,从现在开始,所有人立刻集中居住。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都一定记得把灯打开,另外,哪怕是你的亲人,也不要完全信任他们……”郎战先给所有人讲了注意事项以及应对办法,然后召集斯嘉丽等几人开会,重新分派任务:“毕卢奇的下场你们都看到了?!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它们叫嗜血虫,属于一种外星远古生物。这种虫子几乎什么都吃,而且繁殖能力特强,还能冬眠。据我所知,目前,也就太阳光能杀死它们。这种虫子还特别的坚硬——”郎战说着向他们亮出自己的手臂。郎战的双手手臂青一块紫一块,都是巴掌印子:“你们看我的手臂。我告诉你们,也就是我,换做你们,你们就是不怕疼,都拍不死它们……我的任务还是寻找*——现在我已经有了新的发现,我估计不会耗时太久。”

郎战新的发现就是那只被他拿出来吓唬库鲁克的虫子。这只嗜血虫的特异之处在于,郎战居然通过血色视界发现它具备红外影像。嗜血虫是真正意义上的冷血动物。因为它们即使吸食了人的血液,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消耗干净血液里的热量和能量,让它变成身体的一部分或者虫卵。科尔通过郎战提供的嗜血虫的虫卵,曾经制造出大量的嗜血虫进行解剖研究。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嗜血虫与其说它是一种生物,莫如说它就是最原始也是最简单的一种仿生机器人。他还据此推测,认为这种嗜血虫就是外星人用来收集能量的手段,属于外星人的廉价快消产品:“……我正在做一些有趣的实验。我觉得,也许可以以它为基础型,生产出一些具备某项特定功能的改进型。”科尔老头的想象力很丰富,他也许只是想想,现在却给了郎战巨大的启发。“这虫子不会就是电子干扰起吧?!”郎战产生这样的念头之后,心中就笃定多了。

嗜血虫太小了,它要是潜伏在某个地方,在不被血色视界感应到的情况下,郎战想要找到他们,简直是海底捞针。现在好了,既然出现了能被血色视界发现的变异嗜血虫,郎战就有办法了。

一个多小时后,当郎战在灯光的映照下往通信桅杆上爬,顾长书被吓了一跳,大喊:“加百列,你干什么?!危险!”

确实挺危险的,因为通信桅杆非常的细,虽然很坚固,却没什么借力的地方。

郎战没理她。斯嘉丽听见了顾长书的喊声,出来搞清楚缘由后,她对顾长书说:“看来你并不了解加百列啊,他不是那种会做无用功的人。我以为,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郎战发现了什么?郎战在通信桅杆顶端发现了一个篮球大小的“马蜂窝”。“马蜂窝”由若干变异嗜血虫组合而成,郎战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它们的存在导致了区域磁场异常,但若干集结在一起的变异嗜血虫本来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所以他立刻采取行动,想要先把它摘下来再说。

通信桅杆高八米左右,虽然难以攀援,但郎战有绝对的信心降伏它。实际上,他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太过惊世骇俗,通过助跑起跳的话,就能轻松的跳起来,半空中将“马蜂窝”给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