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道为止

657 各有野心 存在毁灭不确定(1 / 2)

“这个苏劫的年纪比你还小一些,成就居然如此之高,是天赋还是运气,如果没有天赋,没有实力,那凭借的又是什么?”丰子间似乎是在拷问自己的儿子。

“他的成就绝非等闲。”丰平道:“父亲,在上任之前,提丰先生找我详细的聊了一次,你大约还知道,我们进行了三个月足足一百天的闭门聊天,这三个月的时间是绝密的,实际上是提丰先生对我进行特训,他教了我很多东西,甚至让我彻底明白了,新人类的道理。提丰先生的知识,远在任何一个人之上。我觉得人伯想要对付提丰先生,那绝对是以卵击石。因为就新人类的角度来说,人伯其实天生就是新人类,或者说他并不是新人类,他不会重组自己的意识最初结构,他的意识最初结构,还是出生之时的样子。而死神组织的首领,那个实验体一号,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完成了意识的重新组合,让他再来一次,他就不会了。”

“这么说,人的‘本心’,好比电脑的系统,就算是升级之后,也要学会更新的手段?而大哥还没有学会怎么更新?”丰子间道。

“父亲这个比喻妙极了,但还是有些不准确,人的本心的确好像是系统,而修行是系统的更新,为了适应外部的环境,要不停的更新。但新人类却是直接舍弃原来的系统,重新缔造一个全新的系统。我觉得可以用国家来比喻比较好。一个国家久了,肯定会疾病丛生,这个时候,有两种选择,第一就是改革,变法。但是历朝历代的变法和改革,注定会失败,延缓不了多少国祚。”丰平说话之间,双眼闪烁着智慧之光芒:“唯独有易经之中所说的革命,翻天覆地,大变样,这才能够焕然一新。”

“那么说,修行只不过是变法和改良?修修补补而已?而新人类是对自己的本心进行革命?所谓革,就是改变,所谓命,就是自己的本心。也就是提丰之中所研究的人最初意识形态结构。果然,易经之中的话蕴含了最初的正确修行道路。”丰子间道:“这些都是提丰先生说的?他是一个外国人,也懂得我们的文化?”

“提丰先生有很多血统,其中有一份的血统就是华人。”丰平道:“不过,这种意识革其性命的技术,比起最复杂的换头手术都要复杂千倍。一旦失败,意识崩溃,人也就成了植物人。目前,能够完成不停的意识重组的人,大约就是三个。”

“哪三个?”丰子间问。

“提丰先生,欧得利,还有就是这个苏劫了。”丰平道:“他们才有革自我性命的能力,而且是随着知识的增加,不停的进行组合变化,使得自己的意识形态能力越来越大,越来越符合宇宙的某种规律。”

“那你呢?看你这个模样,应该是掌握了一些秘密吧。”丰子间问。

“在将来的群雄争锋之中,我肯定会有一席之地。”丰平脸上的表情非常自信:“否则提丰先生也不会看中我的能力,让我解决财政危机。”

“提丰的财政乱成一团麻,很难理顺,而且这危机基本上不可化解,只有死路一条。提丰先生自己都解决不了,你又怎么能够解决?”丰子间问。

“提丰先生的确解决不了,但通过我们组织可以化解很大部分风险,而且所有的人能力都是有限的,世界上没有全知全能的人。提丰先生知道我的天赋,我的自身意识结构之中,有聚财之能,这还是一个能力,还有很多能力他要借用。”丰平道:“不过,现在计划可能出现了一些偏差,因为人伯居然败了,而且还败得那么彻底。基本上没有翻身的机会。他这次肯定还要报复,一旦报复起来,苏劫也不会善罢甘休,我们的计划就会大打折扣。所以父亲你还是要回去,劝劝人伯,不要做意气之争,忍耐下来。”

“这恐怕不行。”丰子间摇摇头:“大哥的脾气我知道,从我跟着他的那天起,他就是战无不胜。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不可能忍气吞声,我绝对是劝不动,你也只能够尽人事。走一步看一步,如果遇到情况不对,及时抽身,能够保住自己,就是胜利。毕竟,哪怕是你什么都没有获得,但起码你的修为得到了巨大进步,只要精神境界还在,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别弄得和步烈一样,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步烈叔是可惜了。”丰平叹息一声:“打落境界,这比让他死更难受,其实也不怪人伯大发雷霆,如果这件事情都能够忍,那你们这帮跟着他的老兄弟也心寒。这场和苏劫的战斗,就是刘备和孙权的夷陵之战,不得不打,为了兄弟,也为了名声,赌上国运也要干一场。”

“这么说,还真的是比喻很对,刘备征战天下,为当世豪杰,却输在了陆逊这个毛头小伙子的手里。跟现在何其相似也。不过苏劫比起陆逊却厉害多了。”丰子间道:“我得回去一趟,看看大哥接下来是什么态度。在这里,人工智能实验室,你可别忘记了,还有苏劫的姐姐在这里做研究,她缔造出来的超级人工智能是提丰的根本,这是我们计划之中绕不过去的一道坎。你如何对她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