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道为止

正文 第一章 庄稼把式 一锄一翻皆功夫(1 / 2)

第一章庄稼把式一锄一翻皆功夫

“好痛。”

苏劫把锄头放下来,满手都是血泡。

他想挺立身体透口气,可腰酸背痛,根本无法舒展筋骨。

作为城里学生,在庄稼地里干活开始很新鲜,可锄地半天后,两只胳膊有千斤重,骨子里面好像蚂蚁在撕咬,更难忍受的是手上被锄头把磨出来很多血泡,碰一下就钻心疼。

苏劫来到这“明伦武校”已经有两天。

他报的是短期暑假武术培训班。

武术教练叫古洋,并没有教他们任何武术动作。第一天就拉上整个学习班成员,直接到乡下农村,拿起锄头帮那些失去劳动力的留守老人挖地干农活。

整整两天,苏劫所学的就是扬锄头,挖土,翻土,敲碎,使得坚硬土壤变的酥松透气,适合种植。

他没有想到干农活居然这么累,现在才感觉到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首诗中的真实感受。

“我以后坚决不浪费粮食了。这扬锄头挖土,翻地,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啊......”

这两天,他都在观察教练古洋锄地的动作。

古洋每次锄地都是脚一踩,身体如杠杆撬动,没有用丝毫力气,那沉重锄头就轻飘飘举起来,然后迅速落下,狠狠勾入板结土壤中,一勾一翻,好像把条大鱼甩出水面。

大片泥土就被拱了起来,然后锄头顺势一敲,泥土就碎得四分五裂,松软得好似蒸好的糕点。

看教练古洋锄地翻土,轻松自在,好像是一门艺术。

开始的时候,苏劫根本都不会用锄头,哪怕是用尽全身力气,也不能进行深耕。但他通过观察学习和揣摩,终于学会了教练古洋的锄地翻土方式,就感觉轻松了很多。

“你们挖土要拧腰,顺肩,用腰腹力量,这样把锄头抬起来的时候,身躯向前微扑,就如猫扑老鼠的一下,用全身的力量向下按,这样才可以把锄头深入泥土中,翻土的时候,也要用巧劲和力量,先向下踩踏,内挖上翻一拱........”

教练古洋教授得很详细,甚至还手把手教学员来挖土。

天上太阳火辣辣的,大家都被晒得脱了一层皮。

虽然不知道这挖土翻地到底和武术有什么关系,可苏劫还是很认真的学习。

但他还是学不来古洋教练那种浑身上下拧转,轻松运转的弹性。

古洋每个动作都弹性十足,好像体内有很多钢丝绞着弹簧,干农活一点都不累的样子。

这其中肯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诀窍。

苏劫心想。

“嗨,苏劫,你累了么?喝口水?”

满手血泡的不止苏劫一个人,还有他旁边一个老外,叫做乔斯。

乔斯是个高大的白人,年纪二十多岁,英国人,全身都是肌肉,看样子经常泡健身房。他也在认真的观摩教练古洋挖土翻土碎土动作,认真刻苦学习,一举一动很标准,耕地速度也比苏劫快很多。

乔斯是慕名前来这里学习中国功夫的,就在两天前和苏劫一起进入了这个暑假短期武术班,被分到了一个宿舍。

D市是武术之乡,这里到处武校林立。而明伦武校是其中最有名的武校之一,历年来出过不少格斗冠军,特级保镖,功夫明星。

这里武术气氛良好,吸引了大批外国人远隔重洋来学习。

明伦武校是坐落在县城郊区镇子旁边,这镇子非常热闹,随时都可以看到背着包的外国游客。

乔斯的中文很烂,但他对中国功夫极其崇拜,知道中国功夫中很多术语,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到的。

乔斯学习过很多种格斗术,精通柔道,泰拳,马伽术,菲律宾短棍,俄罗斯桑博,最擅长的还是李小龙的截拳道,但还是觉得这些都不是最强的,于是来到中国想要学习真正的功夫。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乔斯打扮很奇怪,剃了个光头,穿着一件灰色的武僧服,腰间系着黄色的绸带,看样就是个皈依了很久的洋和尚。

“谢谢。”接过乔斯递过来的水,狠狠灌了一口,苏劫觉得舒服了很多,他用流利英语问乔斯:“乔斯,你为什么老是武僧打扮?”

没事苏劫就会和乔斯用英语对话,来锻炼自己口语能力,苏劫在学校里并不是坏学生,相反他每次考试都会获得很好的名次,是老师眼中的“尖子生”,是其他家长口中“别人的孩子”。

这两天聊天中,让苏劫口语有所进步的同时,还让他学习到了不少格斗知识。

原本苏劫对武术是一窍不通,之所以来到这里学习是因为一件很屈辱的事情,一口气,一个赌约,对付一个人。

“欧欧欧。”乔斯光头连点:“穿着武僧服,剃成光头,练功才能很快进入状态。我练习空手道的时候,如果穿别的衣服练,就是无法投入,但穿着那白色的道服,裤子,系着腰带,就觉得很容易心无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