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尽处

第四章 男儿 (三 上)(1 / 2)

第四章男儿(三上)

第四章男儿(三上)

“博达彻辰汗。”赵天龙虽然文武双全,但是毕竟长期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根本不了解那些发生于满清和蒙古贵族之间的掌故,眉头以不可察觉的幅度皱了皱,正在替斯琴切肉的手停在了半空当中。

还沒等他揣摩出勃日贴赤那的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斯琴已经缓缓坐直了身体,嘴角向上翘了翘,笑着回应道:“你说的是皇太极逼死了林丹汗之后,与蒙古诸部订下的那个城下之盟吧,,我当然记得,那是整个草原的耻辱,从那之后,咱们蒙古族就再也沒能振兴过。”

“话不能这样讲,毕竟,当时博达彻辰汗沒有将咱们蒙古人斩尽杀绝,盟约订立之后,爱新觉罗家族,也世世代代信守了承诺。”虽然碰了个硬钉子,勃日贴赤那却不着恼,笑了笑,继续兜售他的假药。

还甭说,他的话在蒙古贵族中间,颇有一定市场,众乌旗叶特后旗的上层人物们听了,纷纷低声附和,“那倒也是。”“咱们蒙古人,一直与满人是一家。”“算血统,爱新觉罗家族从皇太极之后,身上就一直流着咱蒙古人的血。”

斯琴被耳畔不断传來的议论声吵得心情烦躁,用力拍了下面前桌案,大声冷笑,“真的把咱们当作一家,就不会将草原分割得如此零碎,更不会逼着咱们蒙古人将男孩子都送去当喇嘛了,你们想想,史书上记载,林丹汗在世时,草原上有多少蒙古人,而现在呢,草原上还有多少蒙古人,这还是民国之后,沒人再逼着咱们将孩子往寺庙里送所致,如果还像先前那样,一家五个男子要送到庙里头四个,再过几十年,咱们草原上还有人么。”

这句话反驳得相当有力度,令所有嘈杂声立刻都嘎然而止,满清统治阶层在入主中原后,的确分了不少战争红利给蒙古贵族们,然而在其统治的两百六十多年里,蒙古族人口锐减,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虽然在座众人谁也说不清楚具体数字上的差别,但林丹汗在位时,轻易就能聚集几十万大军与皇太极沙场鏖战,而到了现在,草原上所有蒙古族无论男女加在一起,恐怕也凑不齐五十万人,有些运气极差的旗主,麾下所有贵贱全算上,甚至凑不满一百,连关内的一个村长都不如,更甭说跟那些赫赫有名的军阀相比了,(注1)

沒想到斯琴喝了那么多酒之后,头脑依然如此敏锐,勃日贴赤那不由得有些着急,回头向身后的屏风看了看,硬着头皮胡扯道:“把最优秀的男孩子送去伺候佛祖,是为了让佛祖保佑整个草原长盛不衰,每个蒙古人家都曾经以此为荣,而不是因为大清皇帝陛下逼着咱们这么干,至于人口的减少,那可能与咱们蒙古人的生活习惯有关,也不能推到喇嘛教头上。”

“是这样么。”斯琴撇了撇嘴,继续大声冷笑,“那你勃日贴赤那为什么不继续当你的喇嘛,是佛祖驱逐了你,还是你自己背叛了佛祖,存心让草原蒙受灾难,。”

“这。”勃日贴赤那被问得面红耳赤,额头处有青筋突突直跳,他之所以主动还俗,当然是为了和自家侄儿争夺乌旗叶特的继承权,然而这个理由虽然谁都看得清楚,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当众宣之于口,可如果不承认自己是为了和侄儿争位置才还俗,他就得向大伙解释自己为什么主动离开了寺院,按照他自己先前的逻辑,既然进入寺院是为了让佛祖保佑草原繁荣昌盛,那么主动还俗,就是对佛祖的背叛,或者是不再把草原的兴衰放在心上。

“嗯,哼,咳咳,咳咳。”正进退失据之时,屏风后突然传來了几声轻轻的咳嗽,勃日贴赤那立刻就像被打了大烟针儿般,抬起头,两眼盯着斯琴的脸,大声问道:“咱们今天不扯这些,这些一时半会儿根本说不清楚,我今天就想斗胆问斯琴殿下一句,在你眼里,大清康德皇帝到底还是不是大伙的主子,!”

“康德,。”斯琴被问得愣了愣,费了好大力气,才明白勃日贴赤那是用年号來指代伪满洲国的现任皇帝,爱新觉罗溥仪,耸了几下肩膀,放声大笑,“你是说溥仪吧,那个甘心给日本人当傀儡的怂货,他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人,,既然你如此推崇他,我也來问问,沒小鬼子的准许,那个怂货的命令,能送出皇宫之外么。”

“你”勃日贴赤那再度被气得七窍生烟,端着酒碗,浑身不住地哆嗦,“你,你怎么能如此说皇帝陛下,他,他是为了咱们满蒙的长远利益,才不得不接受日本人的帮助,就像,就像当年唐高祖”

“别拿他跟唐高祖比,他不配,他那德行,充其量就是个石敬瑭。”斯琴又用力拍了下桌案,大声打断,“即便他将來真的成了唐高祖,我也不会认他当主子,我斯琴是蒙古人的女儿,头顶上只有长生天这么一个主人。”

“你,你别忘了,当年咱们蒙古各部与博达彻辰汗有盟约。”勃日贴赤那被吓得后退两步,跳着脚叫嚷。

“盟约,!”斯琴继续撇嘴,“如果两百七八十年前的盟约也有效的话,那我宁愿遵守距离更远的,就刻在黑石城外那个大烟墩的石头上,那是当年大明天子跟咱们朵颜人一道刻上去的,你们应该知道,咱们朵颜三卫当年许下了什么承诺,。”

“轰。”在场所有贵族,无论是乌旗叶特后旗自己的,还是跑來给勃日贴赤那或者小阿尔斯兰站台的,都被震动得头晕目眩,不光是乌旗叶特四旗,还包括附近方圆几百里内的大大小小数十个蒙古部族,实际上都來自朵颜三卫,而朵颜三卫,则是明成祖朱棣的铁杆部属,当年曾辅佐后者南下争夺皇位,并且从中获取了丰厚的酬劳,此后随着光阴的变迁,朵颜三卫分崩离析,各继承者与大明的关系时好时坏,但直到大明被李自成的农民军推翻的那一刻,仍然有朵颜人的后代战死在北京城头。

上述这段掌故虽然很少有人提起,但是却一直做为蒙古人忠诚守信的例子,在贵族中广为流传,特别是大烟墩祭坛中那几块刻满了巴思巴文的石头,更是被整个东蒙草原的上层社会,视为所有蒙古人的骄傲,与它相比,当年被皇太极逼着祖先们所签订的那个城下之盟,根本就是萤火虫与日月争辉,无论用何种手段去描绘推崇,都掩饰不了其孱弱和苍白,(注2)

“你,你胡,胡说。”勃日贴赤那小半辈子都在读诵经文,见识根本无法与受过正统贵族和现代学校双重教育的斯琴能比,嘴唇颤抖着,濡嗫着,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來。

刚才躲在屏风后用咳嗽声支持过他的人见状,只好亲自赤胳膊上阵,先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迈着四方步走了出來,顺手从主人的位置上端起一碗马奶酒,“早就听说斯琴殿下博闻强记,有过目不忘之才,今日当场领教了一回,果然”

“你,你是川田国昭,勃日贴赤那,你居然敢请小鬼子來撑腰。”赵天龙早就注意到屏风后面藏着人,一直暗中戒备,然而却万万沒想到勃日贴赤那居然丧心病狂至如此地步,愣了几秒钟后,才终于认出了屏风后走出來的那个穿着传统蒙古服饰的侏儒,举起割肉刀,便往上冲。

“呼啦啦。”屏风后立刻涌出了一大堆全副武装的家伙,有蒙古人,也有小鬼子,将川田国昭保护了个水泄不通,勃日贴赤那见到之后,立刻又鼓起精神,踮起脚尖儿,冲着赵天龙张牙舞爪,“这是我的家,我想请谁就请谁,龙爷,莫非你要在酒宴上,伤害我的客人么,。”

“龙哥。”斯琴见对方人多势众,也赶紧用力拉了赵天龙一把,“咱们蒙古人的规矩,不在酒席上拔刀。”

随即,她又将头转向勃日贴赤那,“你请谁,我们夫妻俩无权干涉,但人在做,天在看,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今日所为,我夫妻俩感谢你的款待,就此告辞。”

说罢,拖着赵天龙的手臂就往宴会厅门口处拉,勃日贴赤那已经图穷匕见了,哪里肯放他们二人离开,立刻将酒碗朝地上一摔,大声断喝,“主人的话还沒说完呢,你们两个怎么能走,來人,给我留客。”

“呼啦啦。”从门口冲进了更多的蒙古武士,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钢刀,死死封住斯琴和赵天龙夫妻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