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尽处

第四章 男儿 (三 下)(1 / 2)

第四章男儿(三下)

事发突然,紧追过來的贝勒府死士们也毫无思想准备,猛然间看见斯琴和赵天龙两人在临跳上马背之前先后软倒,竟然被吓了一跳,纷纷将脚步停在五六米外,挥舞着刀枪大声叫嚣,“赶紧投降吧,贝勒爷不会杀你们。”“龙爷,你是条好汉,但这次贝勒府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龙爷,咱们蒙古人和满人原本就是一家,你何必为了那些汉人”

“闭嘴。”赵天龙用刀尖拄着地面重新站起來,对追兵怒目而视,“要战就战,少他妈的啰嗦。”

说罢,也不理睬众人如何反应,先用左手将斯琴送上白马的后背,然后抬起左脚,重新踩住马镫,深吸一口气,腰杆和大腿再度缓缓发力。

那东洋大白马是专门为军官培养的坐骑,头脑聪明异常,见自家主人动作远比平日生涩,竟然主动将腰向下塌了数寸,四蹄同时稳稳踩住地面,纹丝不动。

得到坐骑如此及时果断的配合,赵天龙接连发了两次力,终于重新坐在了马鞍上,强忍住肚子内的绞痛,他从自己身上扯下会见客人时才穿的长袍,拧成一根绳子,将斯琴捆在了胸前,然后挺直脊梁,刀尖前指,“让路,挡我者死。”

“哗啦啦。”众死士立刻潮水般后退,唯恐动作慢了,成为入云龙的下一个攻击目标,刚刚从会客室追出來的勃日贴赤那见状,气得七窍生烟,劈手抢过一把钢刀,抹断了距离自己最近一名死士的脖子,然后举起血淋淋的刀刃,声嘶力竭地咆哮道:“给我一起上,谁再退,我先宰了他。”

“那我就先宰了你。”赵天龙正愁找不到合适目标,立刻拨转马头,直接朝着他冲了过來,勃日贴赤那吓得魂飞天外,一边快步向后躲避,一边声嘶力竭地喊道:“拦住他,快给我拦住他,你们不要怕,他已经中毒了,我在他的酒里边下了毒药,日本太君给的特效毒药。”

“哗,,。”死士们先是朝着他所在位置一聚,然后潮水般分散,一个个将头扭过來,满脸难以置信。

好在赵天龙这回也只是声东击西,只催动坐骑向他迫近了两步,就再度冲向了贝勒府的后门,沿途的若干蒙古侍卫狼奔豚突,竟无一人愿意再挡住龙爷的马头。

“呯,呯,呯。”后门口,几名预先安排在这里的伏兵果断地端起了三八大盖儿,冲着赵天龙胯下的白龙驹扣动了扳机,也不知道是白龙驹冲刺速度过快的缘故,还是他们过于紧张的缘故,连续三轮齐射,居然全都打在了地面上,打得马蹄下火星飞溅,却沒能让白龙驹的速度减慢分毫。

眼看着白龙驹的铁蹄就要踩到自家头顶上,伏兵们嘴里发出“哇,。”地一声惨叫,丢下步枪,撒腿就跑,连负责看守的贝勒府后门都忘记了栓,被赵天龙用刀背一磕,就四敞大开,马蹄腾云驾雾般跳过门槛,只留下一股黄褐色的烟尘。

“追,赶紧给我上马去追,快去,不要怕,他都是快死的人了,你们到底怕个什么,。”到了此刻,勃日贴赤那才发现自己上当,又羞又气,跳着脚催促。

除了川田国昭带过來的鬼子兵之外,沒有任何人响应,所有贝勒府的侍卫,无论先前是支持他勃日贴赤那的,还是支持小阿尔斯兰的,都愣愣地看着他,失魂落魄。

成吉思汗的父亲死于一杯毒酒,所以自打成吉思汗一统蒙古各部之后,在酒宴上给客人下毒,就成了公认的十恶不赦之罪,即便长生天不降下惩罚,周围的其他蒙古豪杰们,也绝不会放过他。

而今天,勃日贴赤那却亲手将毒药放进了斯琴和赵天龙两个的酒碗里,并且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儿供认不讳,如果大伙还继续为虎作伥的话,以后有何脸面在草原上立足,!即便仗着日本鬼子的势,沒人敢公然朝大伙脸上吐口水,待大伙蒙长生天召唤之后,又如何去面对极乐世界里的列祖列宗,。

“哇,哇,,。”非但贝勒府的武士们被勃日贴赤那的丧心病狂给吓坏了,其他应邀前來赴宴的客人,也被惊得面如土色,甚至有个别的客人,当场就蹲了下去,伸出手指,拼命朝自家的嗓子眼里捅,几下过后,就将刚刚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全都给吐了出來。

“我,我只在斯琴和赵天龙的酒水里下了药,其他,其他都沒有下,真的沒下。”勃日贴赤那见此,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情急之下失了言,赶紧摆着手,大声补救,“真的,真的沒下,不信,不信你们去问川田太君,他这次來贝勒府,目标只是斯琴和赵天龙,绝不会殃及无辜。”

“吆嘻。”川田国昭厌恶地瞪了勃日贴赤那一眼,不得不亲自出面收拾残局,“诸位,诸位大可放心,我大日本皇军恩怨分明,不会伤害无辜的人,即便是斯琴和入云龙,我也给他们提前预备好了可以解毒的特效针剂,只要他们现在就投降,马上就可以进行紧急注射。”

“川田太君慈悲。”勃日贴赤那哈着腰拍了一句马匹,随即又快速将面孔转向自己的爪牙,“听见了沒有,还不赶紧去把斯琴和龙爷追回來,沒有太君的赐给的解药,他们两个肯定要死在半路上。”

“是。”众蒙古侍卫们低低地答应了一声,沒精打采地去马厩拉坐骑,勃日贴赤那急于在自家主子面前有所表现,也亲手拉了两匹最好的战马,将其中一匹马的缰绳递给川田国昭,自己则拉着另外一匹,点头哈腰地建议,“太君,要不,咱们两个也一起去追,,您,你应该也知道,斯琴和赵天龙二人在草原上都有那么一点,那么一点儿小名气,如果咱们两个不亲自去监督的话”

“不用着急,我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川田国昭笑着摆了摆手,用非常流利的汉语回应,“大伙一起过去迎接他们吧,我估计,他们两个人已经沒有力气自己走回來了。”

说完话,得意洋洋地跳上马背,抖动缰绳,带头先出了贝勒府的后门,勃日贴赤那岂敢违背主人的命令,也赶紧吩咐下属将客人们都扶上坐骑,然后协裹着所有人一道跟在了川田国昭身后。

一行人各自怀着心事,拖拖拉拉追出了三十余里,果然在白茫茫的雪野上,重新看到了赵天龙和斯琴夫妻两个的背影,在二人的战马前方,则横着整整一个中队的鬼子骑兵,每名骑兵都将刀举在了胸前,仿佛面对着千军万马。

“去,告诉他们两个,赶紧下马注射解毒剂,否则,一旦错过了最佳时间,谁也救不了他们。”川田国昭暗暗松了一口气,扭过头,装出一幅慈悲模样吩咐。

“哈伊。”勃日贴赤那用力弯了一下腰,然后点起十几名亲信,在他们的保护下,缓缓靠向赵天龙。

与对方隔着至少八十米远,他就谨慎地将坐骑停了下來,然后将手掌搭在嘴巴旁,大声喊道:“斯琴殿下,龙爷,你们两个别跑了,那份毒药是日本太君专门替你们预备的,两个小时之内如果不注射解药的话,必死无疑。”

“你,。”赵天龙的反应明显变迟钝了许多,拨转马头,惊诧地看着他,喃喃地追问,“你,你在酒里下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