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尽处

第五章 烽烟 (一 上)(1 / 2)

第五章烽烟(一上)

“游击队,冲锋,,。”张松龄挥刀前指,双腿用力加紧马腹,黄骠马嘴里发出一声长嘶,四蹄凌空而起,像出柙的老虎一般,朝对面的鬼子骑兵扑了过去。

杜歪嘴、小郑、敏图等人紧随其后,带领着黑石游击队的所有骑兵,在奔驰中展开一个巨大狭长的倒三扇形,宛若涅槃归來的凤凰,在阳光中骄傲地伸开火焰之尾。

“迫击炮小组,集中火力打击敌军前半段。”

“重机枪手,立刻开火正面拦截。”

“轻机枪手,寻找机会攻击土八路的两翼。”

“步枪兵自由射击,自由寻找目标。”

“全体骑兵上马,准备,,。”川田国昭的面孔抽搐了几下,用力将马刀劈向了半空中,“,,出击。”

他身后的鬼子兵们立刻动了起來,如同一群猎食的蚂蚁般整齐有序,成串的轰鸣声在草原上炸响,中间夹杂着重机枪子弹撕破空气的尖啸声和步枪子弹掠过地面的金属摩擦声。

整个战场瞬间被硝烟吞沒,泥土与雪块四下飞溅,凄厉的北风也赶來凑热闹,将原本被积雪埋葬的干草卷起來,纷纷扬扬洒满天空。

就在风声稍为停滞的霎那,烟雾突然散开,几匹骏马驮着游击队的骑兵从枪林弹雨中钻了出來,手中钢刀高高举起,直奔小鬼子的头颅。

“给龙哥报仇。”张松龄又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催动坐骑,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鬼子中尉,那名中尉显然也是久经战阵,居然用力磕了几下马镫,与胯下坐骑一道來了个瞬间变速,二人的身影迅速重叠在了一起,然后又迅速分开,张松龄的胸前飘出一道红雾,鬼子中尉身体后仰,半个脑袋拖在马鞍上,血如泉涌。

“你娘的,敢打我们大队长!”杜歪嘴紧跟着从硝烟背后冲出來,将一挺改装过的歪把子单手架在了肩膀上,用力扣动扳机,“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子弹随着马背的跳动上下飞溅,在张松龄的斜前方接连画出几个拙劣的“w”字样,三名赶过來捡便宜的鬼子兵惨叫着跌下马背,转眼间,被急冲而过的马蹄踩成了肉酱。

“杀川田,给龙哥报仇。”中队长小郑双手舞动赵天龙留下來的厚背大砍刀,左劈右砍,沉重的刀刃借着马速,将小鬼子的东洋刀连同他们的脑袋瓜子一并砍成了两半儿,数十名游击队的骑兵策马冲至,沿着张松龄、杜歪嘴和小郑三人打开的缺口,将鬼子的骑兵阵形凿了个七零八落。

一阵浓烟飘來,吞沒所有人的身影,敌我双方指挥者,再也无法用望远镜來观察战场形势演进,只有耳畔传來的阵阵喊杀声在清晰地告诉他们,鏖战还在继续,死亡,也许就近在咫尺。

“炮兵小队,对准小鬼子的后方阵地,给我把所有炮弹全砸出去。”方国强丢下望远镜,咬牙切齿地命令。

负责操作火炮的老侯和老马愣了愣,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他们却果断地选择了服从,低声回应了一句“是。”,转过身,掀开弹药箱,将平素根本舍不得用的炮弹,亲手推进了炮膛。

“轰轰。”“轰轰。”“嗖,,轰隆。”九二式步兵炮和九七式曲射炮交替着发出怒吼,将小鬼子的阵地砸成了一片火海,一挺重机枪飞上了半空,紧跟着,是两只焦糊的尸体和数个弹药箱,“哗啦啦。”金黄色的重机枪子弹像瀑布般,跳跃着从半空中飞落,流光溢彩,瑞气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