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尽处

第五章 烽烟 (一 下)(1 / 2)

第五章烽烟(一下)

一想起赵天龙当日身上连中三十多刀,却始终不肯坠马的情景,川田国昭就有些脊背发凉,这完全不符合科学,一个人的血肉之躯,怎么可能强悍到那种地步,,即便受过专门的忍术训练,刀伤带來的痛苦也不是轻易能忍受得來的,况且当时赵天龙的血已经把白马通体染成了红色,失了那么多血却未陷入昏迷状态,这里边有怎样的超自然力量在支撑,。

还沒他从瞬间的失神中恢复正常,突然间,耳畔又传來一阵慌乱的马蹄声响,紧跟着,第二名告急的骑兵滚鞍下马,冲着他大声哭喊:“长官,川田长官,赶紧,赶紧想办法救救骑兵中队吧,土八路,土八路全都发疯了,不顾伤亡地往上冲,吉野中尉,吉野中尉才接掌指挥权,就,就被他们给砍死了,。”

“八嘎。”川田国昭心急如焚,劈手一个大耳光,打得报信者满眼金星,“你胡说什么,帝国的骑兵,怎么可能输给土八路,,这是策略,策略你懂不懂,,再敢惑乱军心,我立刻执行战场纪律。”

“哈伊,哈伊。”从他的话中感觉到一股清晰的杀意,报信者捂着被抽肿了的脸,连连鞠躬,“是策略,是策略,在下误解了长官了战术意图,在下知错。”

“吆嘻!”川田国昭立刻换了一幅慈祥面孔,伸手扳住此人肩膀,“现在是谁在指挥,三宅中尉么,还是智勇双全的梅津少尉。”

“三宅中尉被一名受伤土八路抱住扯下马背,同归于尽了。”报信者的身体哆嗦了一下,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回应,“现在接掌指挥权的是梅津少尉,他命令我來向长官”

“我知道了。”早就预料到对方打算说什么,川田国昭抢先一步打断,“你回去传达我的命令,让梅津少尉再坚持一刻钟,一刻钟之后,战局将与现在截然不同。”

“可,可是”报信者根本不相信自己一方的骑兵还能坚持得下去,抬起头,满脸哀求,川田国昭却根本不给他多余的机会,用力挥了下手,大声催促,“立刻去,不要耽搁军情,何时给骑兵中队提供战术指导,我这边自有安排。”

“嗨依。”报信者不敢再坚持,哆嗦着跳上马背,赶去传递命令了,还沒等他的背影去远,川田国昭已经将头转向了身边的几名心腹,“木村君,你组织人手,到后方三里外那个无名高地上,重新构建阵地。”

“吉冈君,你带领一个小队士兵,在此处督战,无论谁敢擅自撤退,立刻严肃战场纪律。”

“绫部,你负责向新阵地转移战斗物资,尽量别遗落任何弹药给土八路。”

“佐藤,你立刻以我的名义向黑石寨发报,请第二特遣大队的秋山中佐火速派兵前來汇合,我部将以自己为诱饵,把土八路牢牢吸引在这里,只待秋山中佐的队伍赶到,就能内外夹击,彻底解决掉东蒙草原上这股危害最大的捣乱份子。”

“哈伊。”被点到名字的心腹们大声答应着,分头去执行命令了,从始至终,谁也沒勇气追问,正在与八路军交战的那支骑兵中队,将面临怎样的结局。

“八嘎,,。”抓起望远镜又朝战场中央看了看,川田国昭吐了口带血的吐沫,抬腿跳上越野指挥车,土八路既然想拼命,那就成全他们,就不信,凭着那区区三四百人,他们能在一夜之内攻破自己重新布置的防御阵地,只要坚持到明天天亮,秋山大队就能乘着汽车杀到,届时

只要能彻底击败黑石游击队,川田国昭不在乎付出任何代价,在这种近于疯狂的战术思想指导下,小鬼子们果断地放弃了自家骑兵,迅速向附近的一处高地转移,而全歼掉整整一个中队的鬼子骑兵之后,黑石游击队自身也几乎成了强弩之末,因此只是象征性地试探了一下,就主动停止了对鬼子新阵地的进攻。

敌我双方一个负隅顽抗,一个人困马乏,短时间内,竟达成了一种默契的“和平”,谁都不试图尽快解决战斗,谁都争分夺秒恢复实力,等待下一次机会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