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尽处

第五章 烽烟 (二 下)(1 / 2)

最新网址:www.wx.l</p>第五章烽烟(二下)

“出不了城?”前后几句话之间跳跃太大,秋山义雄一时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愣了愣,犹豫着重复。

“连保力格这种人都被你们逼得......”白川四郎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不得不低声解释。话才说了一半儿,窗外忽然亮起了一团红光。紧跟着,天崩地裂,一连串闷雷般的爆炸声将玻璃窗震了个粉碎。

“小心!”白川四郎第一时间就把秋山义雄拉到来办公桌底下,声嘶力竭,“蹲在这里不要动,小心有刺客趁机打冷枪!”

不用他叮嘱,秋山义雄也不敢将身体从桌案下往外探出分毫。外边的爆炸太剧烈了,震得地面都像波涛一样上下起伏。这个时候把身体露到桌案外边,即便不死于刺客的黑枪,被飞溅的弹片或者玻璃渣刺中,恐怕也是血流五步的下场!

足足过了一刻钟光景,外边的爆炸声方才平息。白川四郎和秋山义雄两个互相搀扶着从办公桌下钻出来,欲哭无泪。

二人都是老行伍了,不用看,就知道外边的爆炸,绝非来自炮击。黑石城及其周围的各方势力,包括日本人自己在内,都消耗不起这么多的炮弹。造成如此剧烈的爆炸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关东军辛辛苦苦从满洲运过来的军火,被人家一股脑全给点了。秋山大队接下来甭说去救川田国昭,能不能力保县城不被攻破,都直接成了悬念。

“报告!”一名浑身是血的鬼子少尉在卫兵们的簇拥下,从外边闯进来,气急败坏,“报告长官,弹药库,弹药库被炸了。是中国人,中国人干的,他们.....”

“别啰嗦了!说重点!”秋山义雄一把拎起报信少尉的脖领子,瞪着通红的眼睛追问,“第二大队的装甲运输车呢,装甲运输车还在不在?我先前,我先前命令他们携带一星期的弹药....”

“嗬嗬嗬.....”报信者被勒的喘不过气,手脚拼命挣扎。关键时刻,还是白川四郎沉稳。先从背后狠狠拍了秋山义雄一记,然后大声提醒,“放手,让酒井少尉说话。已经这样子了,你勒死他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呃——!”秋山义雄被拍得向前扑出了两步,手指松开,青灰色的面孔被外边的火光照得格外狰狞,“说,运输车还在不在?你们这些废物,刚才都干什么去了?居然让中国人冲进了军火库里?!”

“运输车被,被炸翻了。但,但里边的军火没有殉爆!”报信者酒井高明单手捂住自己的咽喉,大口大口喘气,“但,但是几辆车都没装满。被拉来当苦力的中国人当中,有,有两名土八路的间谍。他们,他们腰间绑满了手榴弹,趁着进仓库搬东西时候,偷偷拉开了引火弦.....”

尸骨无存!几十吨军火的爆炸现场,不可能留下任何血肉之躯的痕迹。虽然见惯了生死,秋山义雄也被八路间谍的决绝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瞪圆了猩红色眼睛,满脸难以置信,“你,你说得全是真的?真的是土八路的间谍干的?!不是,不是你们,你们自己不小心....”

“不是,不是!”酒井高明被吓了一跳,举起手,带着哭腔替他自己辩解,“属下可以发誓!可以发誓不是我们自己不小心。草场,草场中尉当时就站在军火库门口,当场就被炸成了碎片。整个看守军火库的小队,就,包括我自己在内,就,就活下来四个人!”

“八嘎——!”秋山义雄继续倒吸冷气,依旧拒绝相信是中国间谍对军火库发起了自杀式爆破。白川四郎经验远比他丰富,抬起手,拉住他的肩膀,急促地说道:“现在不是纠缠细节的时候。赶紧跟我一起出去,封锁现场,安抚士兵。免得造成更大的骚乱!”

“嗨依,白川君提醒得是!”秋山义雄像提线木偶般鞠了一躬,跟在白川四郎身后,快步出门。一边走,还依旧念念不忘地重复,“土八路的间谍,土八路的间谍怎么混进城里来的?他们,他们怎么....”

“不是土八路的间谍!如果酒井少尉刚才的汇报属实,应该是军统的特工!”白川四郎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土八路的间谍,很少采用这种暴烈的方式打击对手。而军统那边,却是刺杀和破坏的行家!”

说到这儿,他又恨恨地看了几眼秋山义雄,大声叹气。秋山义雄立刻明白了对方叹气的缘由,青灰色的面孔迅速涌上一团黑紫,“白川君,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危急关头,你我二人必须......”

“我只是提醒你,既然选择了战场以外的招数,就得防备别人以同样的手段报复!”早就预料到对方不会领情,白川四郎耸耸肩,冷笑着补充。“炸掉军火库,只是第一波。接下来.....”

“嗖——”“嗖——”两道炮弹破空声,打断了他毫无意义的啰嗦。紧跟着,剧烈的爆炸声再度响起,黑石城的南门附近,浓烟夹着火光,腾空而起。

“是炮击,赶紧去召集你手下的人马,上城备战!”白川四郎再顾不上抱怨,用力推了秋山义雄一把,随即快步奔向上城的马道。“快,我先去南门组织防御。你立刻召集人手上城增援。南门,北门和东西两侧城墙,都需要立刻增援!”

“嗨依!”事态紧急,秋山义雄也顾不上考虑自己和白川四郎到底该谁指挥谁的问题了。答应一声,小跑着去召集下属。

“轰隆!”“轰隆!”炮击仍然在继续,虽然不密集,却给城内的日伪士兵和普通百姓造成了极大的恐慌。特别是南北两座城门附近,当值的鬼子和伪军们将身体藏在断壁残桓后,抱着枪,牙齿上下相撞。

“咯咯咯,咯咯咯......”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慌,秋山义雄自己,也不断打起了冷战。军火库被炸了,外边还有一伙不明武装,向城头发起了炮击。这一仗,即便他能打退城外的敌军,也肯定没办法给川田国昭派任何援兵了。而万一川田国昭和他身边的两个中队士兵被土八路全歼,即将进行的春节大扫荡,就直接宣告胎死腹中。过后,即便关东军本部那边不追究,在长官们心里,他恐怕也会被打入了不可倚重的另册。数年的寒窗苦读,数年的征战之功,瞬间全都化成了一汪春水!

“不行!”秋山义雄狠狠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强迫自己快速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想如何保住前程的时候,现在关键是要保住黑石寨县城。至于导致整个扫荡计划失败的原因,完全可以说是川田国昭立功心切,擅自采取了行动。反正此人已经不可能活着回来,还不如废物利用一次,也好...

想到此节,他的精神终于稍微振作起来一点儿。匆匆忙忙跑到军营前,在几名心腹的协助下,将一大堆命令流水般传了出去。片刻后,黑石寨内所有活着的鬼子和伪军都被召集了起来,分成东南西北四大股,在鬼子军官的带领下,手忙脚乱地冲上了城门和城墙。

秋山义雄自己也领了其中一大股,连鬼子带伪军总计两个中队左右,直接奔向了最早受到炮击的南城门。当他喘着粗气跑到白川四郎身侧时,城门攻防战已经正式打响。黑夜里,也不知道多少士兵蜂涌而来,一边朝城头开火,一边大声喊着口号,“杀小鬼子,给龙爷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