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雄

第七百五十三章 考成(1 / 2)

想想可能是她刚回宫那会儿和皇上一夜春色所致,那一夜极尽温柔,两人冰释前嫌,真的享受了难得的鱼水之欢。对于夏嫔的事她已经放心了,总归不过是旁人的一场阴谋罢了,两人之间再无芥蒂,这孩子也不可能不生出来

只是这个时候怀孕,她刚从宫里出来,还真不想那么快回去了。还好这孩子只有两个月,一时半会儿也瞒得住,只能先看看再说了。

第二日,皇上下旨封郭文莺为吏部尚书,这也已经是在为她入内阁铺路了。卢俊清也是由吏部入的内阁,只是他入阁没多长时间就致仕了。在从前,往往吏部尚书最终都要入阁的,这也是为了更好的参政,辅助皇上。

郭文莺从前做过三品户部侍郎,又做过二品总督,这回做了同样二品的吏部尚书也不算越级了。圣旨下达之后,即便有人提出异议,却也没炸出多少水花。一方面陆启方力挺了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是太子生母,谁敢得罪未来皇帝的亲娘啊?何况她还是皇上心爱之人。

本来大家以为皇后被废定然失宠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人家玩的一场游戏。夫妻两个觉得做夫妻没意思了,改成当君臣了,你管得着吗?

没准这就是人家夫妻相处的情趣呢。

众人这么想着,也觉得释然了。只是袁一搏知道此事,不免心中愤恨,好容易把郭文莺弄出宫去,这一转眼成了吏部尚书。他心中也知道跟郭文莺直接对上无异于以卵击石,这个女人太强,无论心机手段,权势地位都不是随便能撼动的。

别说皇上都护着她,就算皇上亲自出手想对付郭文莺,都未必能成。这个女人已经成了气候了。

他心里忽有些悲凉之感,他计划了这么久,终究直无法报了仇吗?

他的儿子就是死在郭文莺手中,那是他唯一的儿子,当年郭文莺在西南大杀朝臣,他儿子不过是一个新任的县令,就被她给无辜杀害了。他隐忍了这么久,一步步走到现在,笼络了许多官员,也千方百计找到了他们各种犯错的证据,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这世上能让人乖乖听话的不仅是利益,还有把柄,他花费几年时间搜集证据,找到了许多朝臣的把柄,他们就不得不听他的话。可即便这样,想扳倒郭文莺依然难如登天的。

也怪他,没看住夏嫔那个小贱人,让她怀了杂种,否则这若真是龙胎,也还有和她一拼的机会吧。

他自在这里自怨自艾,此时的郭文莺已经身着官服在吏部上任了。

一大早吏部各级官员就在衙门口等着迎接新尚书,谁又想得到前些日还到吏部来领官服的小小巡按,一转眼就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