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雄

第七百五十四章 三把火(1 / 1)

次年朝廷规定:地方官征赋税不足九成者一律处罚。十二月,据户科给事中奏报,山东有17名,河南2名的官员,因地方官征赋不足九成受到降级处分,而山东2名,河南9名官员受革职处分。据说,山东有个县令,赋税收到了八成八,依然没有躲过处罚,被撤职处理。

自此以后,官员们一改往日懒散拖沓作风、兢兢业业、战战栗栗,生怕事情未完成而受处罚或者降职,因此工作效率大幅的提高。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相比较后期的成效,前期的推进工作却并不如何顺利。只可惜提出考成法的是郭文莺,若是换一个男人提出此法,溅起的水花可能更小一些吧。

郭文莺这几年在处事上强势了不少,从吏部首先开始执行,平白多了许多工作,那些吏部官员都叫苦不迭。

不过这还不算完,郭文莺上任后的第二件事就是向皇上奏请,朝廷官员不得出入妓院、赌场、酒肆等地,更不得斗猫斗狗斗鸡斗蟋蟀,一旦发现严惩不贷。轻则缴纳罚款,重则拉到午门前示众。

在金殿之上,皇上当庭就准了。

满殿的朝臣听得直嘬牙花子,他们全指着那点娱乐过日子,这全给禁了,他们还怎么活?

从前朝廷虽然也有禁令,但到底不明确,大部分时候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也没人真的追究。不过这以后就不一样了,皇上成立了专门的监察处监察百官行为,那以后行事就得小心加小心了。

这等于在他们脑袋了,这第三把火要烧什么我真不知道,目前还没具体想法,等想好了告诉你就是了。”

她说着又道:“对了,我让你留意张泽海,他可进京来了?”

张明长道:“已经进京了,不过还没到吏部报到,等他来了自会带他来见大人。”

郭文莺点点头,见不见徐泽海她倒也没什么,只是宫里那件事也该有个着落了。夏嫔已经封了夏妃,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大了,这要是等孩子生出来再揭破身份也是个麻烦。倒不如现在就把这事过去了,袁一搏想借着这个孩子翻身,绝不可能让他成了。

对这个袁一搏她前些日派人去查过,只知道他是常州人氏,曾中过进士,可一直没在朝为官,家里有不少钱财,祖上似乎是经商的。但查来查去,也就这点信息,至于旁的什么却也查不出什么来。

可越是神秘,就越让人忧心,这人到京里来究竟有什么目的,为何处处针对她?都不知道。

不过据陈七传回来的信息,这人该是有个儿子的,好像几年前死了,具体怎么死的却不得而知了。

也不知是不是她多心,总隐隐觉得这个袁一搏可能与她有仇的,虽然想不起来到底哪里得罪了他,不过这个梁子绝对结的不轻,说不准就是个死结了。

这么想着不由轻叹一声,张明长的话也没错,她得罪人太多,就备不住有谁捅她一刀子,所以必须小心再小心了。

这一日格外繁忙,新官上任要做的事太多,再加上她烧的两把火,整个吏部都忙的脚不沾地,一件件事压下来,那些官员恨不得撞墙死了。

郭文莺也忙的不行,等到了晚上才抽身从公事房出来。

刚走出门,正打算回家了,忽然一个宫中侍卫从前门走过来,那人也不答话,只塞到她手里一张纸,转身就走了。

郭文莺虽心中奇怪,还是把那纸卷到袖子里,等上了轿子才拆开来看。

红香从外面给她打着灯笼照着,借着灯光看见上面写着几行字,大意就是她所托的事没有办成,怎么也找不到与夏嫔私通的那个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