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雄

第七百五十九章 生子(1 / 2)

封敬亭是午后过来的,郭文莺刚用过午膳,许氏逼着她喝安胎药。这一碗药还没喝完呢,他就到了。

他来得太快,郭文莺都没来得及把药碗藏起来呢,他就已经进了房。

郭文莺吓得够呛,捧着药碗的手都在颤着,略带些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封敬亭跟她在一起多年,多她每一个表情都知之甚深。一般情况下,若不是惊惧过度,她根本不会露出这种表情。这就好像做贼时被主人发现了,两人四目相对时,那正是入室的小贼脸上的神情。

封敬亭眉毛扬了扬,“你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居然怕成这样?”

郭文莺强自镇静,皇上已经好久没到她这里来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封敬亭看她神情越发起疑,忽看见桌上的药碗,问道:“你这是生病了吗?”

郭文莺忙道:“没什么,就是一点不舒服,喝了药就好了。”

封敬亭不理会她,伸手拿起桌上的药碗,嗅了一嗅,忽然暴怒起来,吼道:“郭文莺——”

郭文莺哆嗦了一下,心中哀叹不已,皇上的鼻子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这是狗鼻子吗?

封敬亭这会儿掐死她的心都有了,他上次怀孕怀孕时照顾她那么久,每天看着她把安胎药喝下去,对这种药的味道太熟悉了。这臭丫头居然怀孕了,瞒了这么久都不告诉他?

他冷冷盯着她,“多久了?”

郭文莺掰着手指算,“大概五个月了。”

封敬亭气得脸都绿了,怪不得她这几个月都不肯进宫,怪不得总是叫嚷着太累,吏部衙门也很少去了。原来是早就有身孕了。上回怀孕就瞒着他,这回还瞒着,真当他不存在吗?

他强忍着怒火,吼道:“来人,传太医。”

外面许氏听到皇上怒喝之声,连连叹息,她就跟小姐说过,这事不能瞒着,可小姐偏偏不听,怕皇上又把她拉进宫里。这下好了吧,露了馅了,他们也跟着一起倒霉了。

郭文莺偷看他那铁青着的脸,心里也乱乱的,她知道是她不对,可现在做都做了,只能等着他雷霆之怒了。

忘了哪个混蛋说过,“雷霆雨露都是君恩”,怕这回她也承受不起了。

似乎为了呼应他的暴怒,外面突然电闪雷鸣,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空气极度压抑着,谁都知道可能在酝酿一场大的暴风骤雨了。

封敬亭的怒气持续了很久,等御医赶来,轻飘飘的一句话,倒让他的怒气瞬间消弭了。

那御医跪地道:“恭喜皇上,母子君安。”

封敬亭问道:“是男是女?”

“禀皇上,是个皇子。”

天气突然阴转晴。

晴天晴的太快,让人都不适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