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雄

第七百六十章 莺雄(1 / 2)

二月春风吹杨柳,吹乱心中几多愁。

又是一年二月,又到了春闱的日子。

今年是大比之年,自古民间便有“臭沟开,举子来”这句俗谚,春季淘挖暗沟之时恰好是朝廷开科取士的殿试之期。来自五湖四海的天下举子,进入朝思暮想的京城中,最先看到的却是一堆堆散发着臭气的污泥和漾着臭水的暗沟,而京城在春风燥吹,交通堵塞,臭气熏染中见到的则是面目陌生的进京赶考的外地举子。

“臭沟开,举子来”这样反映京城风貌的俗谚也就传开了。

京都自修筑大都城时,就注意了污水的排放问题,在主要街道和居民区的地下修有长长的暗沟,上边与一座座用砖砌成的渗井相通。污水倒入渗水井后,慢慢渗入暗沟中,再从暗沟流向水关,河道里。

到了今朝,仍然借助前朝修的渗井和暗沟排放污水。由于历经数百年,暗沟中淤积了大量秽物,而且暗沟砌在地下,疏浚淘挖十分不便,使得城市地面污水横流,脏乱不堪。

景德十年先皇宪宗准奏:“京城水关去处,每座盖火铺。一,设立通水器具,于该衙门拨军两名看守。遇雨过,即令打捞疏通,其各厂大小沟渠,水塘,河槽,每年二月令地方兵马通行疏通。”

从此,每年一过春分,由士兵和雇佣的淘夫,刨土掀沟盖,挖渗井中的淤泥,疏通地下暗沟。当然,沟盖一打开,秽气冲腾,臭不可闻,淘夫经常被熏倒,有的甚至中毒身亡。那些淘出的污泥秽物,堆在大街上,臭气四散,过往的行人,“多佩戴大黄,苍术(能散发香气的中草药)以避之。”

曾有一个诗人写了一首诗描述京城三月臭沟开的情景是:“污泥流到下洼头,积秽初通气上浮。逐臭当须掩鼻过,寻常三月便开沟。”

而在这样一个天气晴朗,又满城皆臭的日子里,想要好好吃个饭,就有点难了。

京城,天香楼。

此时的天香楼上人山人海,大堂里坐满了人,还有一些等位的,队伍已经排到酒楼外面的巷子里了。

郭文莺坐一个还算好的靠窗位置上,在她对面坐的是刚回京的路维新,今日是专为路维新接风的,陪坐的还有张明长和卢一钰两人。

四人坐在一起,桌上放了许多山珍海味,却一口也觉吃不下。

路维新捏着鼻子道:“这外面臭成了这样,还让人怎么吃得下啊?”

郭文莺点点头,也很是后悔不该任由小二把他们领到这靠窗的地方,往常时候这里是视线最好的位置,到了这一日,别人千金难求的,可是此时此刻,却让他们很有些想撞墙的冲动。

臭,太臭了,吃到嘴里的菜都带着股子下水道的味儿,真是难以下咽。他们都不敢开窗户,酒楼后面就是一个新挖开的臭水沟,一旦打开窗户,迎面扑来的就是阵阵恶臭。

张明长道:“回头上户部问一问,早不开沟,晚不开沟,偏赶上今天科考日开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