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演技一流

谁更狠(上)(1 / 2)

EF唱片公司,音乐总监办公室。

秘书拿着杯咖啡和三明治敲门进来,“张总,夜宵。”

张知埋在报表里,头也不抬道:“几点了?”

“快十二点了。”秘书从口袋里摸出风油精滴了两滴,抹在两边太阳穴上。自从蒋修文空降到EF当顾问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当天上班当天下班过。从来都是当天下班,当天上班。加班费像造楼房一样噌噌得往上发展,可是她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她今天早上在镜子里发现自己长了三根白头发,一条眼角细纹。再这样下去,她迟早变成二十六岁的老姑婆。

……必须要自救!

她见张知仍无所觉得和报表奋斗,试探道:“张总监还不下班吗?”

回答她的是一打数据,“做成图表。”

秘书无语地接过数据,“条形的还是折线的?”

张知抬头看了她一眼,“都要。”

秘书无奈地拖着脚步慢慢往外移,快要迈出门槛时,她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张总监真的不早点下班?”

张知没好气地瞪她。

秘书叹了口气,正要关门,就听张知突然道:“今天几号?”

“十五号,很快就十六号了。”

砰。

总监椅狠狠地撞在他身后那扇落地玻璃窗上,张知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冲出来。

秘书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下班了吗?”

“帮我订束红玫瑰……哦不,普通的花束就好。还有蛋糕。”张知抬手看了眼手表,趴在秘书的办公桌上飞快地写下地址,“十二点前送到这里。”

秘书吃惊道:“十二点前?”

“我出两倍,两倍不行五倍。你看着办。”

秘书手忙脚乱地开始拨打着各大花点和酒店的电话。

张知摸了摸口袋,又慌慌张张地跑回办公室拿手机和车钥匙。

为今天这个日子他还偷偷策划了好几个方案。

开车到送花送蛋糕,发出烛光晚餐的邀请,然后趁机将上次他生日没有送出去的戒指送出去……他明明都计划好的!现在却变成一团糟!

电梯门打开,蒋修文抱着一摞资料走出来。

张知看也不看地就往电梯里冲,却被他侧身挡住。

“让开。”张知皱眉瞪着他。

蒋修文微笑道:“DRM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传真过来了,我们去你办公室里等吧。”

“你去吧。我有事出去。”张知说着,准备从他身边擦过,但蒋修文脚跟一转,又将他挡在身前。

张知眉宇隐隐有怒气凝聚。

蒋修文道:“张总的分析表做好了吗?”

张知冷哼道:“明天再做。”

蒋修文道:“或许是张总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关系。在国内,我们提倡今天的事情今天做完。”他朝前走了一步。

张知下意识地退了一步,避开他的身体。

电梯哗啦啦地关上了。

蒋修文低头看了眼手表,“离明天还有三十六分钟,我想张总应该能够完成的。”

张知冷着脸道:“我说,我明天再做,听不懂吗?”

蒋修文面不改色道:“作为总公司派来监督合并案的顾问,我有责任监督合并案的进展。”

他不说进展还好,一说进展,张知的怒气就喷发了,“你的责任就是调走我身边所有能用的人,让我孤军奋战?”

蒋修文道:“据我所知,您有位非常得力的秘书。”

因为争吵声而走过来的秘书,闻言暗暗地翻了个白眼,然后走到张知身边,低声道:“已经订好了。”

蒋修文道:“我忘记告诉您了,我刚刚已经通知工程部将所有空电梯都停到顶层,以便清洁人员彻底清洁。所以,如果您想用电梯的话,必须先通知清洁部的人离开,然后让工程部重新启动。”

秘书咋舌。大半夜的,他还真是能折腾人。

张知立刻拿出手机。

蒋修文悠悠然地看着他。

张知又看了眼时间,猛然将手机放回兜里,转身就往楼梯的方向走。

蒋修文缓缓道:“从这里走楼梯,最起码十分钟,然后再去片场,绝对会超过十二点。”

张知的脚步猛然顿住,转过头,脸色凌厉道:“你果然是来捣乱的。”

蒋修文道:“其实每天安排各种不同的工作给您,我也觉得非常疲惫。与其让我继续这样和您兜圈子下去,倒不如希望您能够理解您父亲的心情而主动做出妥协。这样对你对我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