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演技一流

谁更狠(下)(1 / 2)

连觉修看着眼中闪过暴戾的乔以航微微皱眉,但没有打断他们。

直到他和沈慎元念完各自对白,扭打成一团,才道:“卡。”

沈慎元很快松开手。乔以航搭着他的肩膀,使劲地喘了口气,才站直身体。

连觉修朝乔以航招手。

看到他,乔以航原本烦躁的情绪很快镇定下来。有时候,连觉修那张脸堪比强力镇静剂,能将人从电影世界一下子抽回来。

连觉修看着走到面前恢复正常的乔以航道:“你是不是受到颜夙昂和封亚伦的影响了?”

乔以航一怔。他怔忡的不是连觉修话的内容,而是他说话的语气。这种感觉就好像流氓突然开始微笑着讲道理。

“你要记住。你和菲利普的冲突是在你遇到席高和邓北云之前,所以现在的杨巨森还没有受到他们的污染,现在留在他身上的还是一个警察的觉悟,而不是去下意识地模仿黑道老大的冷酷!”连觉修拍拍他的肩膀,脸色并无半分不悦,“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乔以航看着他友善的背影,转头问摄影师,“连导怎么了?”

摄影师道:“通常,这说明他还没有睡醒。”

摄影师的话很快得到验证。

从洗手间回来的连觉修气势大为不同。

一个配角因为念错一句对白,他就大发雷霆道:“你脑袋装的是滑梯啊!所有东西装进去都会滑出来?你能不能找个夹子把对白给夹在里面?!”

乔以航想,他今天应该去买彩票。能在拍电影期间遇到正常状态的连觉修,这靠得不只是人品,还需要极强的运气!

但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反之亦然。

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总是方方面面都占的。

所以当乔以航好不容易克制着自己揍人的情绪,将菲利普温柔地“失手”干掉之后,就看到蒋修文站在片场的门口。

从外形来说,蒋修文算是不错的。

修长的身材,斯文的面孔,还有一种精英独有的稳重气场。但是想起他那天对张知说的话,乔以航就很难对这个抱有好感。

他随手接过一瓶矿泉水,边喝边朝他走去。

蒋修文微笑道:“很忙?”

言简意赅的问候仿佛两人的关系十分熟稔。

但乔以航显然不吃这套,单刀直入道:“张董事长让你来的?”

蒋修文道:“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乔以航想了想道:“有。”

蒋修文道:“下午两点,我来接你。”

乔以航没有拒绝他的提议,“好。”

“那么,我不打扰你了。”蒋修文冲他点了点头,转身朝外走去。

乔以航的心这时才扑通扑通跳起来。

尽管事先已经有了计划,但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心情依然不由自主的紧张。他不由苦笑,或许这就是以前媳妇见公婆,女婿见丈母娘的心情——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角色。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张复勋一定很不想见到他。这一点从婚宴上他对自己的态度就可见一斑。

等中午吃饭,他向连觉修请假。

原本以为连觉修一定会拒绝,谁知他只是问了句:“什么事?”

乔以航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见未来丈人。”

连觉修二话没说,“行。”

乔以航愣了愣,还想说什么,就见连觉修转身干别的事去了,压根没多问的意思。他心头一暖,有时候,什么都不问比什么都问更让人感动。

连觉修走到化妆间,锁上门,确定不会有人闯进来之后,立刻拨电话给高勤,“成了。”

高勤在那头施施然道:“预产期什么时候??”

“啊?”连觉修没回神。

“你不是说你和贾志清的无卵产子成了吗?”

“你每天到底在想什么?”连觉修突然觉得自己对这个老朋友一点不了解。

高勤道:“从你们的郁闷中追求我的快乐。”

“……”连觉修道,“我突然后悔给你打这个电话了。”

高勤道:“你的突然太突然了。你刚才说什么成了?”

“乔以航刚才请假说要去见老丈人。”

高勤在那头沉默半晌,然后道:“知道了。”

“然后?”连觉修竖起耳朵。

“我会按时帮他交住房公积金和养老保险的。”

“难道你以前都不按时的吗?”看来,伊玛特这家公司也没外头传得那么好。连觉修想,幸亏他早早把他家贾志清从这家黑公司里解救出来了。

高勤道:“我以前都精确到分秒的。”

“……”

正在积极为下午的见面而准备的乔以航当然不会想到连觉修已经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高勤,并且为移动公司创造了六十块钱的电话费。

他坐在自己的化妆间里,看着墙上闹钟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两只脚的动作越来越多起来。

沈慎元推门进来,“师兄,于姐买了点心,一起吃吗?”

乔以航想出去找点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又怕自己的心情被人看穿,左右想了想,还是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