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演技一流

救兵到(上)(1 / 2)

张复勋感到胸口沸腾这一股怒气,就像张知每每惹怒他一样。但他很快又压抑了下去,只是面色更为沉凝,“你的口才不错。我看,就算不当明星,也不会没饭吃。”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他静静地看着乔以航,等他脸上的从容破出裂痕。

但他失望了。

乔以航微笑道:“就算不靠口才,我也不会没饭吃。”他朝前走了两步,和张复勋的距离只隔着一张桌子。

因为站着和坐着的关系,张复勋不得不仰面看他。

张复勋不经意地将椅子往后退出一步。

乔以航从口袋里拿出存折,翻到最新的一页,伸手在张复勋面前晃了一下。

张复勋的目光下意识地跟着他存折,也晃了一下。但由于乔以航的动作太快,他只看见一长条的数字,其他都没看清。

乔以航道:“我算过了,以我现在的存款,完全可以负担两个人的下半辈子。”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完全不工作的情况下。”

张复勋眼神一厉,“你要我儿子跟着你的吃苦?”

“不用吃苦。”乔以航重新将存折在他面前一晃,“我保证,至少不会比在公司里做牛做马十几个小时苦。”

张复勋冷冷地瞪着他道:“你准备让我儿子吃软饭?”

乔以航道:“没什么软饭不软饭。就是两个人的大锅饭。”

张复勋右手要用尽全力握着扶手,才能勉强控制自己不拍桌而起,“你想让他变成废人吗?!”

乔以航认真道:“不会。我会支持他读完书,至于以后要做什么,都可以随他的意愿。”他见张复勋脸色难看,极为补充一句缓和气氛道,“如果能继续留在EF的话,当然更好。”

张复勋想也不想就否决道,“他要留在张氏,就必须照着我安排的路走!”

乔以航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不是每个计划书都能收到意料中的效果的。”

张复勋瞪着他,“什么意思?”

乔以航道:“我只是想按照您惯用的思维来解释。”

张复勋道:“你和他认识才多久?他是我的儿子,难道你比我更了解他?”

“你知道他内裤什么颜色吗?”乔以航施施然开口。

张复勋窒住,脸色慢慢由黑转绿。

乔以航肯定道:“黑色和深灰色。”

砰。

张复勋的手终于忍不住拍在桌上。

与拍桌声同时响起的是推门声。

张知带着一阵风冲进来。秘书站在他的身后,慌张地看着张复勋道:“董事长,需要不要我叫保安?”

张复勋摆摆手,“认识下,这是我的二儿子。”

秘书吃了一惊,低头向张知打了个招呼,就急急忙忙地帮他们关上门。

张复勋对着张知,努力地缓了缓脸色,“你怎么来了?”

张知担忧地望着乔以航,“你没事吧?”

乔以航有点头疼。

早知道,他应该和张知事先通个气的,戏演到这里,要是被揭穿可大大的不妙。

张复勋见儿子一进来,关心的不是老子,而是自己的眼中钉,心头的火顿时被加了一把油,疾言厉色道:“他刚才说你要离开张氏?这是真的?”

乔以航眉头一皱,刚想反驳他并非这个意思,就听张知站在他身后,坚定道:“他说的,就是。”

张复勋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那你真的要照他说的,每天吃他用他的,当一个吃软饭的废物?”他气在头上,而不管话好听难听,一股脑儿丢了出去。

张知不明前因后果,但听他这么说,也能猜到个大概,便道:“他不介意,我也没什么好介意的。”

张复勋猛地站起来,手指直直地指着他的鼻子道:“我张家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东西?!”

张知以前见他的发怒,心头总是跟着燃烧器一把火。但此刻,他看到乔以航站在身前不远处,心里头的火就好像木柴不够似的,怎么都烧不起来,连带说话也温和起来,“因为你没带安全|套。”

张复勋胸口那口气顿时哽住了,抖着嘴唇半天说不出话来。

乔以航想笑,但又觉得这个时候笑出来的话,恐怕张复勋真的会恨他们一辈子,想了想,拉着张知对张复勋道:“我和张知是认认真真地谈恋爱。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

张复勋气得发抖,“你结婚?民政局不给办,你结个屁婚!”

乔以航见他爆了粗口,知道心里气极了,语气更加柔和,“国外行。到时候,我想和他一起去加拿大。他的学校在美国,上学也方便。”

张复勋和张知都诧异地看着他。